白什

。心碎2018

[Read me first 1.0]

=白什/西南,叫南南就好啦❤

✨本博主要生产all金,偶尔会有雷安出没
瑞金>嘉金>all金,我永远喜欢幼驯染!
更新时间一般在凌晨或是深夜(。)

✨个人非常非常杂食,一般站all主角,其余随心配,因此推荐种类也非常混杂,记得善用右上角的推荐屏蔽欧。

✨感谢各位天使阅读我的文章,你们留下的每一道痕迹我都非常珍惜,只是嘴残星人有时候会不知道怎么回复(´°̥̥̥̥̥̥̥̥ω°̥̥̥̥̥̥̥̥`)但是真的很感谢你们❤有时候会很想听听大家对于文章的感想,我喜欢评论——

✨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私信我!

✨感谢你来过。如果我的文字能带给你快乐的话,我将不胜荣幸。

瑞金/ABO/我不是想和军官先生谈恋爱我只是想吃苹果鹅已(1)

Attention:*Alpha格瑞(29) X  Omega金(17)

*退休军官和小孩(?),背景是星际

*提前预警:后文会有因发情期到来而不得不**的R18


[0%]


入伍的第十一个年头,多事之秋。


格瑞在一场战役中被破釜沉舟的敌方绕后袭击,那枚特制银弹穿破了机甲的外壁护甲直直扎进他的身体里,这位年轻的军官几乎与死亡擦肩而过。漫长的昏睡过去,苏醒后格瑞暂停了部队的活动,入住了一家边境医院。


边缘星的条件并不好,何况是一颗刚从敌方手里夺回来的边缘星。一切都像经历过一场浩大的灾劫,经受苦难的人们脸上带着苦笑颤抖着双手祈祷明天会变好,然而现实仍旧是现实...

555过日子过得神情恍惚我都忘记已经八月份了……我的天哪上个月文章数没凑整好难过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强烈谴责新版老福特把设置放在最上面
切号的时候老是点到在线客服1551

瑞金/娱乐圈ABO/就算是影帝潜规则也是不行的!(4)

*影帝x十八线小明星
*幼驯染AO
*
3

记忆像是回到多年前温暖的午后,阳光浅浅落在面颊上,有生命般地散发着热度,男孩站在小小的庭院里,被浅绿的新叶包围。紫色的双眼在阳光下仿佛能折射出流光,缀在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里,开出一朵漂亮的紫罗兰来。

金愣愣地站在他对面,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捏了捏男孩的脸。男孩的脸上沾着不知从哪里染上的灰尘,嘴角略微青紫,轻轻扯一下都疼,被金捏了一下之后无表情的架势险些挂不住,差点就呲牙咧嘴起来。

“啊、对不起!”金注意到男孩略显痛苦的表情,连忙松开手,“我不是有意的……”他伸手挠挠脸,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

金发的孩子和他一样站在阳光下,蔚蓝的眼睛里盛着汪洋大海和无边天...

瑞金/娱乐圈ABO/就算是影帝潜规则也是不行的!(3)

*影帝x十八线小明星
*幼驯染AO
*
2 4

传闻山上有一仙,以晨露为饮,以云彩为食,执天赐神权,掌管整座山城的气运。山城座落在南山山脚,是这座陡峭山峰最为平缓的地方,山外围绕着一带碧水,滋养了这偏僻山城的一方人。当地人虔诚,敬山为仙山,尊水为神水,在庇佑之下人与自然相安无事了数百年,直到某一天一位少女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女孩是位求仙者,不顾本地人们好心的劝阻和陡峭的天险执意上了山,这就是她山行的开端。

“哇女主挺漂亮的嘛!好像是那个演《我和神的一千零一夜》的安莉洁?”金蹲在沙发上嗑巴磕巴瓜子,转头问坐在他身边的男主人公,“格瑞你是哪个呀?什么时候出场?”

影帝先生沉默着按着金乱翘...

瑞金/娱乐圈ABO/就算是影帝潜规则也是不行的!(2)

*影帝x十八线小明星
*幼驯染AO
*
1 3

“金,起来帮忙洗菜。”格瑞双手撑在沙发背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一下子把金神游天外的意识拽了回来。温暖的橘黄灯光下,披散的银色长发在男人脸上留下明暗的界限,这张让无数少女着迷的面孔此刻竟有种说不出来的柔和,“还想躺到什么时候?”

这是属于格瑞的温柔,他独一份。

雪松的清澈味道几乎入侵毛孔,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穿上拖鞋抱着靠枕一下子先跑离格瑞三丈远。救命啊,格瑞这个家伙能不能收收他的Alpha信息素?四处乱放荷尔蒙是要人命的知不知道?还好今天早上刚打过抑制剂……

“金?”格瑞疑惑地挑挑眉,随后他就把这当成是金的起床气了,没怎么多想就转身...

瑞金/娱乐圈ABO/就算是影帝潜规则也是不行的!(1)

*影帝x十八线小明星
*幼驯染AO
*算是一个金金成长的故事

*2

月白色的中长发被黑色缎带束起,乖顺地落在肩上。男人微扬着头,露出完美的下颌曲线;他的唇线紧抿着,紫罗兰色的双眼中结着一层令人无法忽视的薄冰,看上去冷酷得拒人千里,却又使人如此欲罢不能。一身手工定制的银白西装恰到好处地凸显了他修长挺拔的身材,男人左手插进裤袋,低垂的眸光恰好落在手腕处的手表上,然后画面一转,标志着手表品牌的字母在屏幕上利落地打出,十五秒的广告就此宣告结束。

无论看多少次都是一样的。

金懒懒散散地躺在沙发上,抱着靠枕盯着手表品牌的logo定格画面发呆。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张冷峻的俊美面孔,金抬手揉了揉发酸的眼睛...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7)

*嘉德罗斯的场合

*16

“呃啊!”

后背与地面零距离接触的震痛感让金忍不住痛呼出声,金色的箭头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支离破碎,由双向箭头组成的疾走滑板落在一边,发出重重的一声。

“嗤,还是太弱了。都三天了还没点长进,渣渣就是渣渣。也不看看多久就校联考了?想挂科?”

是的,这已经是嘉德罗斯“陪”他训练的第三天,嘉德罗斯并没有教金什么华丽炫目的特殊技能,反而抓着基础的元力掌控对他进行魔鬼训练。大部分时候都是嘉德罗斯大爷似的靠着大罗神通棍站着,随意抬手就挥出几道元力打乱金的飞行轨迹,然后金——就像这样,手忙脚乱地栽到地上。

你是魔鬼吗?

金抓了抓汗涔涔的头发,呲牙咧嘴地躺在地上揉腰,再这样...

呃对不起最近考后怠惰期时间浪费得太严重了1551接下去一定好好按时更新TT

瑞金/花刺(3)

*2

病房内的气息几欲凝固,格瑞愣了愣,垂下眼避重就轻地答:“为什么这么问?”

“可是这个病毒……不就是……”金纠结地组织语言,恋爱的话题让他有些难以启齿,他一张脸都憋红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出口,“就是喜欢上很难在一起的人才会……”

淅淅沥沥的疼痛涨涌上来,浅绿色的嫩芽在空气里静默,根须交错纠缠着盘踞在眼底,格瑞甚至能察觉到它们正在生长,茎脉直触灵魂。破体而出的绿色植物是难以掩藏的爱慕之心的证明,如此昭然欲揭、迫不及待地呈现在他所中意的人的面前。

柔软的蜜语在格瑞舌尖转过一遍又一遍,最后他收紧手指,说出的话已经把糖分过滤了个干净:

“是。”

金发少年的笑容有点干,分明之前医生早已...

瑞金/此生最心动(HB to 四可)

四可老师生日快乐🎂🎂!  @考试可 

全文9k+,一发完
*瑞 →→→→←金←←←嘉,主瑞金,含一丢嘉金,有修罗场,请自主避雷

*之后还有个嘉金番外,会把他俩交代清楚

*试着排查了一下敏感词,但那一段实在看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用图片替代了,希望不影响阅读


/此生最心动/

零·相逢应不识


“……话说西南角那天边有一座火焰山,里头住着个大魔头,这魔头身长九尺七寸,形貌俱佳,只是性恶太过,时常为非作歹……”


茶馆内热闹万分,江南一带的人们内里似乎总是有那点闹腾脾性,平日里看着温文尔雅,兴头起来嗓门却一个...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6)

*嘉德罗斯的场合

*15 17

“嗯……”金战战兢兢地应声。

距离越来越近了……嘉德罗斯每靠近一步他都能感到细碎的元力在空中流动,强者的威压让他本能地想要逃避,可是一旦被那双灼灼燃烧着的灿金色眼眸锁定,金发现自己竟然两腿发软、动弹不得。简直就像是坠入陷阱中的脆弱猎物,连挣扎都做不到。

“喂!你、你别再过来了!”金朝嘉德罗斯大喊,“过了界线就算你违规!”他突然想到租借训练场的规则,校园条例规定租赁者是没有权限在超出预定的范围内活动的,一旦违规行为被核实,将会扣除大量积分作为违约金。可怜的小猎物寄希望于此,出口的话也变得理直气壮了许多,但是当他对上嘉德罗斯的眼睛,金又忍不住浑身颤...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5)

*14 16

格瑞已经几天没去训练场自主练习了。

自从那天他无意中对金说出了那句重话之后,金就如同销声匿迹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过。怎么回事?金分明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击到的类型,平常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更开朗地笑着追上来一边喊着格瑞一边死缠烂打才对……果然还是因为那次告白的影响?还是说……是因为嘉德罗斯?那个目中无人的毛头小子……

寒芒在紫眸深处结成冰,格瑞擦拭着烈斩半晌无语。手边的终端响起新闻推送的提示音,跳出来的推送正是他和嘉德罗斯三号训练场大战的事情,下面的评论区混进来了几个相爱相杀的字眼,看得格瑞冷意更甚。

真恶心。

就算是格瑞也是会真的生气的。

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靠啊如果我今天不更新的话文章数就凑不整了可恶!!!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4)

*13 15


“诶……实战考核啊……”

金歪倒在宿舍房间的床上,双手举着终端和格瑞视频通话。难得格瑞主动打电话给他,他还惊诧了一下几乎要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结果格瑞一张口就是校联考的事情。

嘛……确实是好学生格瑞的作风。金是那种从来不会刻意认真学习的人,在读书方面始终都是采取自由放任政策,毕竟书本实在对他没什么吸引力。而格瑞正相反,银发少年无论对什么事情态度都非常端正认真,金在他身边也没法多放飞自我,一是金自己觉得有种莫名的不好意思,二是被格瑞那双幽幽沉沉的紫眼睛一看,他就马上举手投降了。本来四处乱飞的风筝一下子被收住了线,金到最后成绩倒也没差多少,一路考进了这所一流的...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3)

*12 14


格瑞和嘉德罗斯站在办公室听了整整一个多钟头的训话,教研老师直接把他俩请到了教导处直面教导主任的谆谆教诲。两个人对斗殴事件都没有什么话讲,总不能说是因为感情纠纷?他们两个关系不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打一架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这一次双方都没能收束住怒火,这才把训练场弄得七零八落。

“你们两个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年级第二还能给其他同学带个好头吗?天天就知道打架,惹是生非!!”教导主任严厉地拍拍桌子,“不要以为成绩好就没有顾虑了!你们看看你们把训练场毁成了什么样子!!”

“啧。”嘉德罗斯把目光投至远处,眼前的教导主任还在没完没了絮絮叨叨地讲着大道理,他却满脑子都是少年刚才冲他喊出...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2)

*11 13


金跟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饶是这样也没能赶得上。冲到三号训练场的时候大门已经关了,格瑞和嘉德罗斯出于安全考虑难得意见一致地在门外落了两道元力锁,把金结结实实地关在门外。

强大的元力牢牢锁着门,金召出矢量箭头对着它来回冲撞,半天也不见效果。这样磨下去是根本没法打开门的,金急得满头是汗,干脆用力拍门,一边喊着两个人的名字让他们别打了。训练场里如回应似的传出一声巨响,溢出的元力波动能把人震退,金后退几步才勉强站稳,看着面前恢复平静的训练场,内心惊疑不定。

身为一流军校的凹凸学院训练场设施当然是非常完善的,墙壁四围都设有强力防御场,有抵消元力和削弱声音的效果,无论是隔音...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1)

*10 12


大罗神通棍气势汹汹地架在门口,格瑞一开门就刚好对上它。嘉德罗斯接到雷德的短信就匆匆往这边赶来,他早该想到的,对金来说比起他显然是格瑞更加重要,哪怕命魂相连的是他们,哪怕他未来的王妃一定是金,那个阳光过头的傻小子眼里恐怕只有朋友,而他嘉德罗斯,显然不在朋友之列。

嘉德罗斯蓄了一肚子的火气,大罗神通棍微微前倾,直直逼上格瑞的头颅:“你找死吗。”元力涌动,澎湃咆哮着顺着大罗神通棍的柱身飞贯而去。格瑞没有闪躲,反而伸手把棍子一端用力握住,黄绿两色的元力光芒就在大罗神通棍上相持相抵,最终在一阵微妙的波动后化为虚无,到底还是束手束脚。

金只觉得后颈一阵灼热,又见格瑞和嘉德罗斯...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5)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4


休息室的门没有关严,金不轻不重的两下叩门就把它敲开了。

演出终了,PIRATES的四个成员歪七扭八地倒在沙发上休息,只有卡米尔的坐姿还算规矩。雷狮交叠着长腿摆弄手机,不知在看些什么,手指刷刷移动得飞快,脸上到还是平常那样的面无表情。

“哟,来啦?”帕洛斯率先打了个招呼,他是一向知道雷狮有这么一个未成年“弟弟”的,少年有向日葵朝阳那样的灿金色头发,有一对湛蓝如洗净天空如清澈浅洋的眸子,带着孩子气般的幼稚可爱和乖巧,却染着青少年的青涩与成长。

雷狮这样的人,做什么事都光明正大,哪怕坏事也是堂堂正...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4)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  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长篇不慢热 继续回忆杀

*3 5


金直到第二天才从迷迷糊糊的梦境中醒来,梦里有花有草,有金色长发的姐姐笑着搂着他唱歌,身下是柔软的绿地,夹着零星的白色小花,两人被头顶参天古木投下的树荫笼罩,周围都是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但是头顶忽地砸下了一个东西,直直撞在他额角,撞得他脑袋生疼,暗红色的鲜美果实滚落在地,金抬起头,望进一片紫色的汹涌汪洋。

雷狮……哥……哥……

九岁的男孩儿只来得及断断续续地喊出这个名字,顷刻间乌云掩住阳光,云层间雷光大作,暴雨倾盆而下,身后的姐...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3)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  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长篇不慢热 继续回忆杀

*2 4

按理说,雷狮应该早就过了做孩子王的年纪,以前一群世家子弟跟在他后面喊老大喊大哥的时候他也并不在意,甚至还对那些小跟屁虫有点儿烦。但是面前这个孩子眨巴着蓝眼睛眼泪汪汪地望着他,轻轻说出那句小小声的“雷狮哥哥”时,他竟然觉得被来自男孩儿的可爱击中了。

好……可爱啊。

雷狮一瞬间愣住了,男孩儿的金发被微风吹得微微拂动,说完话见雷狮久久不答又钻回姐姐身后,看样子有些害怕他这个高大冷漠的大哥哥。

十七岁,叛逆且好动,对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2)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长篇不慢热 大量回忆杀

*1 3


雷狮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哥哥”。

十年前那个有着温暖阳光的下午,姐姐微笑着牵着他到雷王家拜访。两家是旧世交,到这一辈金和秋早早没了双亲,连带着家道也渐渐中落下去,好在雷王家明里暗里没少照顾他们,两个孩子过得倒也不错。如今姐姐秋已经到了外出深造的年纪,显然不再适合带着弟弟到处奔波——把金交给世交的雷王家寄养,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前一天晚上只有九岁的金皱着脸哭了许久,但是姐姐只是温柔地抚摸着他的金发,用手指抹掉男孩子不断滚出来的泪珠,半蹲半...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1)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  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2


金在人群中穿行。

地下通道的空气潮湿又黏腻,高瓦数的白炽灯从上面兜头照到底,刺目得让人反胃。水泥地面上倒是少有的干净,细小的尘埃随着人群的来去起起落落,今天这里格外拥挤,到处都是衣着光鲜的青年男女,携手结伴着走,口里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上一个演出曲目——今天、此处,是地下乐队PIRATES演出的日子。

地下演出没有观众席,所有粉丝都是站着的。年轻人的冲劲让他们在台下狂舞的同时高呼着乐队成员的名字,他们将荧光灯牌举到最显眼的位置,把舞台围得水泄不通,企图让台上的爱豆看到他们。金手里...

埃金/ABO/意外事故-续10

*9


艾比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暗了。女孩子们逛了几条街下来都是大包小包,艾比拎到家里已经累成咸鱼,进了玄关还没来得及开灯,就先把包扔到地上,靠着门板喘气。

“姐,”

黑暗里突然响起自家弟弟的声音,艾比吓了一跳,城市里的霓虹灯光从窗户里透进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埃米坐在床边,头发松散地垂在肩上,没有扎起来。

“要死啊你个衰仔!”艾比缓了口气,啪一下把灯打开了,“在家怎么不开灯?省电吗???”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还未散尽的芒果味,艾比觉得自己又被无形塞了一口狗粮,顿时嫌弃地摆摆手,“赶紧洗澡睡觉去,坐这儿干嘛?”

“姐,你来看看这个。”埃米神色严肃,言语间也没有了往日嬉笑的样子,他把纸袋推到艾...

埃金/ABO/意外事故-续8

*评论一楼
*之后三天可能无更新 因为要考试☆!

*7 9

埃金/ABO/意外事故-续7

*6 8


“可笑。”长辈冷笑一声,似乎也并不动怒。埃米知道对方一直就是这种性子,对这句短短的嘲讽也不置可否。

“三天之内把你和他的匹配度报告送来。”两人沉默着对峙半晌,到最后还是电话那头先发了话,张口就是命令的语气,“其余的事延后再说。”

埃米皱着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里就传来一阵忙音,是对方先挂了电话。

埃米从小就不是什么坐得住的性子,往好里说是阳光活泼,在家族那些不苟颜笑的长辈眼里就成了顽劣捣蛋。小时候挨罚是没少过,姐姐艾比一边心疼一边又好气又好笑,总是点着他的额头或者勒着他的脖子数落。

领完罚按例是又臭又长的说教,埃米是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但他从来不在乎这些。长辈的...

埃金/ABO/意外事故-续6

*5 7

身体如同浸泡在密封的深水鱼缸里,黑色和幽蓝挤进眼中交织在一起,在视野里形成没有焦点的一滩。气泡从嘴边逸出,水流分汇间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头顶的白光越来越远,身体越来越沉。金下意识地想张口呼救,但一张开嘴涌进去的却是无尽的潮水,窒息如约而至。金手脚冰凉地放弃了挣扎,脱力地闭上眼。

……分明没有人来救我。

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埃米的房间里,金感到胸口沉闷得如压重石,呼吸困难让他的意识还处于模糊状态。他茫然地坐起来按按胸口,一口气顺进肺里,不适感稍稍消退,头脑也清醒了几分。

房门虚掩着,门外似乎有人在说话,听不真切。

理智渐渐回笼,手里还残余着捏过纸张的感觉,金握了握拳,...

卡文了 不定期掉落1551

请勿转载

感谢每一个红心推荐和每一条评论,有时候会不知道如何回复,但是非常谢谢你们❤

⚠杂食!不会都产出但是推荐混邪,请善用推荐屏蔽

·

在买到小英雄粘土人之前我都是流泪托马头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