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

*沿用军校学院设定(不是很重要),但不是ABO
*嘉金假天降 瑞金假竹马注意
*私设如山 放飞自我系列

*2

嘉德罗斯最近非常烦恼。

这种烦恼具体表现为茶饭不思,上课爆睡,近几次月考惨不忍睹。雷德起初还以为嘉德罗斯到了青春期的叛逆厌学年龄,还唉声叹气地在蒙特祖玛面前感叹这罪孽的十八岁。十八岁的蒙特祖玛坐在食堂冰凉的椅子上,冷着脸给雷德指了条明路。

雷德顺着祖玛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发现老大正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隔壁桌一金一银两个发色闪瞎眼的家伙,手里的筷子都快被他捏断了。
蒙特祖玛:难道你觉得我们的发色很朴素吗。

嘉德罗斯把筷子捏得咯吱响,恨不得爆起把那个正不动声色给金夹菜的芦荟头男拉到格斗训练场暴打一顿,但偏偏金那个傻白甜笑得一脸憨相,还把午餐奶推到芦荟头面前说是回礼。

你就看不出他对你的企图吗?就差没在脸上写我喜欢你了好吗??干嘛跟这个芦荟头这么亲近啊???

“咔嘣”一声,雷德瑟瑟发抖地弯腰把死无全尸的筷子捡了起来。

金发现格瑞最近有点不对劲。

格瑞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比他高两个年级而且一贯成绩优异,据说喜欢他的女生连起来可绕教学楼三圈,堪称军校风云人物,要是他不总是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肯定早就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

金已经养成课间跑到隔壁楼找格瑞的习惯,几乎和高年级的学长学姐都混了个脸熟。金喜欢和格瑞聊天,说是聊天,但其实更多时候都是金在单方面说话,格瑞只是恰到好处的地“嗯”个一两声表示自己在听。

但是最近他找不到格瑞了,即使是放学后第一时间冲进格瑞所在的班级也只能看见空荡荡的座位,跑到宿舍去也找不见踪影,他只能询问和格瑞同宿舍的雷德格瑞的去向,然后被告知最近晚上格瑞都在三号训练场。

和嘉德罗斯一起。

雷德看着金露出仿佛被绿了一样的惊恐神色,在心里手动给老大点了个蜡。

金是听说过嘉德罗斯这号人物的,就在隔壁班,年级第一,看上去超级不好相处,身后还总是跟着雷德和蒙特祖玛两个高年级跟班,大概就是宛如校霸一样的人物。金想象不出从不主动惹事的好学生格瑞怎么会和他搭上关系,莫非是突如其来的友情?

而且格瑞和嘉德罗斯交朋友之后都不理他了!生气!

金偷偷溜到三号训练场门外,大门紧关着,训练场的隔音很好,金趴在门板上也只能听见细微的几声响动,片刻后连细小的声音也消失了。门被大力打开,金措手不及地往里面摔去,正想着这次要摔惨了的时候突然被一只手钳住肩膀,生生挡住了金摔倒的趋势。

“别往我身上倒,渣渣。”是不可一世的话语,金抬头看嘉德罗斯的金色眼睛,下面的面颊上有一道新鲜的伤痕,还在向外渗血,配上嘉德罗斯满脸不耐的恶人脸,怎么看怎么吓人。

“对、对不起!”金连忙跳开了,他注意到站在训练场中心的格瑞,绕过嘉德罗斯跑了过去,“格瑞格瑞!你受伤啦?”

“没事。”格瑞提起烈斩,在金看不到的角度冲嘉德罗斯冷冷扫了一眼,然后拍拍金的肩,“回去吧。”

“……”嘉德罗斯被刚才那个挑衅似的冷漠眼神气得不轻,但碍于面子只好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一边在心里痛骂自己傻逼。

刚才就不该挡住金!
要在他倒下来的时候顺势搂住!抱给格瑞看!

嘉德罗斯在沮丧和懊悔中又多增了几分烦恼。

“嘉德罗斯大人。”

本来就心情正阴到小雨,嘉德罗斯看见蒙特祖玛也只冷冷地应了一声。

“坏消息是您的婚期快到了,好消息是新娘还没找到。不过无论如何,王希望您能回去一次。”蒙特祖玛的声音没什么起伏。

“不去。”嘉德罗斯斩钉截铁地回答了,“他以为他是谁?包办婚姻大家长吗?”

圣空星是一颗悬在靠近边境、资源富饶的星球,除了位置比较偏远,基本上没什么毛病,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富有星球了。

蒙特祖玛也很无奈:“嘉德罗斯大人,这是圣王一族的宿命。”

“宿命?”嘉德罗斯想起那个金发碧眼的少年,从记忆里翻找出第一次遇见时那个家伙单纯的笑容,像温暖的光点亮他的全部人生。

这才是真的宿命。

嘉德罗斯一直觉得自己和金以前一定见过,十八岁以前一直在寻找的那个笑容如今被他找到了,而且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怎么能放手。

“我的宿命,只有我说了才算。”

Tbc.

 
评论(16)
热度(705)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