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ABO/命(1)


*老夫老夫,已同居

十二月三十一日。

嘉德罗斯加完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二点。临近年关,这一年搁置堆积的工作总得有人要去完成,工作室未来的一个月都会陷入忙碌状态。金的生日在11月25号,但当时两人正好都有工作在身,于是打了个商量决定把这个生日延后到元旦放假的时候再过。但是计划永远是赶不上变化的,昨天那个不大不小的纰漏彻底缠住了嘉德罗斯,他刚刚才把一些后续问题处理完。

中午发短信的时候隔着屏幕都察觉得出恋人的沮丧,嘉德罗斯一整天都很烦躁,闷着声憋着气才做完工作。嘉德罗斯带着半分愧疚用钥匙打开家门,空气中弥漫的浓烈酒味扑面而来,夹杂着属于金的淡淡的信息素味道充盈了整个房间。

嘉德罗斯皱了眉。

金抱着靠垫侧躺在沙发里,眯着眼睛把下巴埋到柔软的垫子里。前面的茶几上堆着瓶瓶罐罐,还有一个未开封的生日蛋糕,系着红色的蝴蝶结缎带。

“喝这么多酒?”嘉德罗斯把金提起来,他越是靠近金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就越浓烈,这个浓度……

金察觉到是嘉德罗斯回来了,马上把嘴凑过去搂着恋人的脖子就是吧唧一下:“欢迎回来!”金笑得眉眼弯弯,酒精上头地抱着嘉德罗斯的脸一通乱啃,眼里涌着细碎的光辉。少年人的身体柔软而又美好,金和嘉德罗斯胸膛相贴,这个距离近得心跳可闻,嘉德罗斯感受到金诱人的信息素气息,脚下不稳地跌回到沙发里。

这是他的Omega。
他想。
金的信息素像无数触须侵入全身每一个毛孔,嘉德罗斯身上的Alpha信息素被牵引着释放出来——

发情热。

金发软软地蹭着嘉德罗斯的脖子,金把头埋到他颈间,呼吸间都是引人犯罪的气味,嘉德罗斯搂着他捏捏他的腰,气息有点不稳。

“我喜欢你好久好久啦,学长。”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

嘉德罗斯一愣,少年带笑的样子与几年前的他重合,那个时候金站在他面前,带着一点胆怯和小心翼翼,但是眼睛里却满满的坚定。

“学长,恭喜毕业。还有,”金把头抬起来看他,“我喜欢你。”

当时嘉德罗斯大脑一片空白,但是身体却先他一步作出回应。少年的身体纤细柔软,Omega美好的气味萦绕在他鼻间,他把他拥进怀里,语气也是不同寻常的温柔:“我也是。”

嘉德罗斯是在图书馆认识金的。

Alpha,成绩优异,家世显赫,强大俊美,并且脾气差。这样的嘉德罗斯在成为全校学生羡慕敬仰的对象的时候同时也成了众人恐惧退避的对象。嘉德罗斯在学校图书馆有一张长桌的“专座”,他每个周日上午都会去那里自习,那张桌子是他的固定位置,没有人敢占,即使是在他不在的时候。

但是在那个温暖的周日上午,他却远远就能看见一个金毛小子趴在他的桌子上睡得正香,底下垫着几本零散的教科书,都快被他自己压皱了。

嘉德罗斯走过去想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拎起来教训一顿,但是从鼻子涌进来的Omega信息素气味让他止住了脚步。

怎么回事?这个家伙没打抑制剂吗?

他环顾四周,但好像周围没有人感到异常。这股甜美的味道像专属于他,只能被他一个人感知到。

金发少年换了个睡姿,把脸侧过来枕在手背上,还顺带吧唧一下嘴,雪白的脖颈和后颈干净的腺体一起露在空气里——

为什么不戴项圈?这么想被人标记吗?

他也见过没有恋人却不戴项圈的Omega,但那些人要么是自己本身强大,要么就是家世显赫没人敢招惹。但是这个家伙……怎么看也不像这两种人中的其中一种。

嘉德罗斯觉得气血上涌,Alpha信息素不受控制地泄漏出来,引起隔壁桌学生的一阵侧目,虽然在旁人看起来嘉德罗斯只是非常生气。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发情的前兆。

要命。嘉德罗斯连忙从包里翻找出随身携带的Alpha抑制药片,就这么嚼了下去。发情热稍稍褪去,嘉德罗斯松了口气。

开什么玩笑,他竟然会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Omega刺激得差点发情了?

少年的金发落在窗外照射进来的晨光里,金色闪动的样子如有光芒萦绕。嘉德罗斯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站在那里看他,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他想起中学的时候性教育老师曾说过的那样只属于Alpha和Omega之间的羁绊——

命运。

他曾对一见钟情这种命运嗤之以鼻,但如今他自己却深陷命运的囹圄。

tbc.

 
评论(2)
热度(228)
卡文了 不定期掉落1551

请勿转载

感谢每一个红心推荐和每一条评论,有时候会不知道如何回复,但是非常谢谢你们❤

⚠杂食!不会都产出但是推荐混邪,请善用推荐屏蔽

·

在买到小英雄粘土人之前我都是流泪托马头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