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5)


*4 6

“格瑞,你觉得凯莉说的是什么意思?”

离开废弃教学楼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渐沉,落日的红光堆满西方天空的角落,恍惚间好像又回到占卜社那个幽暗的活动室,只有水晶球在散发微芒。两个人并肩慢慢往回走,格瑞略偏一偏脸看他,见金还是一脸纠结的样子。

“什么命运线啊神啊什么的,完全搞不懂啊……”

“不用搞懂。”格瑞开口,“本来占卜就没什么可信度。”

虽然凯莉说的大体都是真的。

“也是哦。”金把眉头舒展开来嘿嘿一笑,“凯莉说的那么认真不自觉就相信了……现在想想果然还是她逗我玩的嘛!”

格瑞叹了口气:“笨蛋。”

“喂格瑞!不要总是说我笨啊!”

“课题写完了吗?”

“啊啊啊我忘记了!!”

“回去赶紧写。”

“好——”

金先一步跑起来了,少年拽着他的手腕奔跑,帽子松松垮垮地扣在头上,金色的发丝在空气里翻飞,仿若水面跃动的波光。卫衣领口不大不小地荡下来,在风中稍稍向后摆,露出黑色五角星的一角。

真碍眼。

格瑞不动声色地皱紧了眉。

*

嘉德罗斯回来了。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新闻,认得嘉德罗斯的人都知道他是圣空星未来的继承者,身份上就比大部分人高出一截。嘉德罗斯对圣空星王的忤逆也不只一次两次,虽然每次都以被强行带走作为终点。

但是嘉德罗斯这次回来身上却带着显而易见的已婚气息,而且看样子他与他的伴侣还签订有灵魂契约,最基础的表现就是每当他和他人身体接触的时候会有明显的头痛症状,那是来自灵魂契约的灵魂疼痛。再看看嘉德罗斯整天像个火药桶似的脾气,众人恍然,原来这位未来的圣空星王是被逼婚了啊。

强制为他绑定,这确实是圣空星王做得出来的事。

不过对方到底是谁呢?

一时间八卦与议论满天飞,流言在除了训练就是学习的学生们之间不胫而走,大家都在私底下窃窃猜测。

嘉德罗斯气得想用大罗神通棍把乱嚼舌根的那群人都揪出来暴打一顿。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他根本没想到的,灵魂契约的事情老头子也没提前跟他说起,以至于现在他只要与人皮肤交接,灵魂契约就会生效,左眼下面的五角星印记也微微发热,头还痛的要命。

该死!

嘉德罗斯觉得他迫切需要和金好好“谈谈”,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一周,那个傻子又对格瑞言听计从,保不准会发生什么不利的事情。但说来可笑,他和金并不熟悉,即使他从对方入学时就开始注意对方了,但碍于面子,他们之间几乎是零交流。

而且金甚至还有点害怕他。

嘉德罗斯烦躁地揉乱自己的头发,提起大罗神通棍出门。他决定还是找格瑞打一架再说,先给情敌点颜色瞧瞧。

依旧是三号训练场。

刀光与棍影交织,兵器交接发出沉重的闷响,伴随着元力波震荡开来。嘉德罗斯和格瑞同时后退,暂时势均力敌。

“在这种地方你怎么还是束手束脚旳?”嘉德罗斯借元力悬浮在空中,金眸微微发亮,“再这样下去我可就赢了。”

“幼稚鬼。”格瑞一声冷哼,周身凝聚出无数烈斩刀刃,万刃齐发,直指空中的嘉德罗斯。

浩瀚的元力汹涌着扑面而来,嘉德罗斯被格瑞那句嘲笑气得不轻,同样冷笑着还击:“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大罗神通棍在他的控制下变长变粗,铁柱一般横扫向空中的无数烈斩。

兵刃即将碰撞,但这时两人都觉出不同寻常的气息。不断逼近的气息像急促的脚步在两人心上踢踏作响,嘉德罗斯立在靠近训练场门口的空中,烈斩和神通棍都已经冲了出去,但在训练场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刻,两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艰难地止住武器前进的趋势,但是元力的余韵还在,两种元力在猝不及防之下失去方向,又借着训练场四周的壁反射回来,嘉德罗斯和格瑞同时被四面八方涌来的元力击中,格瑞单膝跪地,仅用烈斩支撑,而嘉德罗斯只能踉跄着落在地上。

金打开门的时候只看到嘉德罗斯捂着胸口(娇嗔着)站在那里,格瑞拄着烈斩单膝跪在嘉德罗斯面前,(害羞地)扶着头。

……???

求婚现场???

脑子里被这样那样的弹幕刷屏,金当即把训练场的门合上了,心里还在想原来嘉德罗斯的结婚对象就是格瑞……

有点奇怪?明明之前两个人还在冷着脸打架?

金在离开的路上挠挠头想,算了,好歹格瑞也是自己的挚友,还是祝福他们比较好吧……

嘉德罗斯:……
格瑞:…………
嘉德罗斯:我操。

tbc.

 
评论(10)
热度(456)
卡文了 不定期掉落1551

请勿转载

感谢每一个红心推荐和每一条评论,有时候会不知道如何回复,但是非常谢谢你们❤

⚠杂食!不会都产出但是推荐混邪,请善用推荐屏蔽

·

在买到小英雄粘土人之前我都是流泪托马头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