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7)

*6 8

格瑞去过金的班级之后才得知金并不在,他立在走廊里,感知到教学楼的另一侧传来淡淡的气息,令他嫌恶的气味和金的气息缠绕在一起,他赶到时就只看到这样一幕。

嘉德罗斯把金抵在墙上,亲吻的画面。

那一刻心比眼更冷,金看到格瑞慢慢垂下眼帘,好看的紫眼睛里面充满了不知名的东西,于是他也回过神似的开始挣扎起来,企图脱离嘉德罗斯蛮横的禁锢。

格瑞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啊……而作为友人他现在却在和对方的恋人……!

金顾不上考虑为何嘉德罗斯会亲吻他,只一心想摆脱现在的局面。格瑞的脸色越来越沉,金满心的愧疚和不安,但是凭他的力气根本挣不脱嘉德罗斯的钳制——这个家伙实在太强了。

一吻完毕,嘉德罗斯有些意犹未尽地摸摸嘴角。命运相契的感觉让他充实而满足,喜欢的人恰好是新娘这件事令他有些兴奋过头了,这是神赐给嘉德罗斯的机会,他领先格瑞一步,捷足先登。

“滚开。”

冰冷的武器触到脖颈,绿色的大刀在光线昏暗的角落里泛着金属特有的光泽,嘉德罗斯不用看就知道来人是谁,只是手并不松开,依旧轻轻地把金搂在怀里。烈斩前进一厘,微微陷入皮肤,割出一道血线,金开始不安分地乱动起来,嘉德罗斯难顾两全,于是只好暂时把金放开。

决战的时刻迟早要来,他现在心情正好,更何况打架本来就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尤其是痛揍情敌。

“怎么?”嘉德罗斯推开颈边的刀刃,嘴角上扬,表情可以用不可一世来形容。

格瑞无视他挑衅的姿态,因为金看上去已经急得快跳起来了,嘉德罗斯还在拦着他,不让他跑到格瑞那边去。

“格瑞你不要误会!!我和嘉德罗斯不是你想的那样!!”金示意嘉德罗斯松开手,并递过去一个眼神暗示,意思是他会跟格瑞解释清楚,不会破坏你们两人的感情的。

嘉德罗斯以为小家伙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的感情偏向,这方面显然是他更胜一筹,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和金都已经举行过婚礼、彻底连在一起了——虽然是单方面的。

想到这里他放心地松开手,金连忙跑到格瑞身边,把格瑞举着烈斩的手按下去。开玩笑,这两个人在这里动手的话教学楼都要被拆了好吗!

金察觉到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他意识到格瑞和嘉德罗斯应该是吵架了,并且他现在正处于电灯泡的尴尬境地。于是他偷偷拉拉格瑞的衣服,挤眉弄眼地企图和格瑞眼神交流。

他想着嘉德罗斯大概是因为吵架所以故意气格瑞才亲他的,金感慨了三秒格瑞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又暴力又不讲道理的家伙,然后反省了一下他们吵架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破坏了他们的甜蜜求婚。

总之还是要负起责任来啊。

眼神暗示之后金偷偷摸摸拍了拍格瑞的背,意思是好好哄哄人家,然后飞快跑出楼梯间一溜烟窜远了。金觉得自己简直像为儿女婚事操劳的老父亲,退一步深藏功与名。

“……?”格瑞完全没读懂金想表达些什么,刚才那个冲他做的表情倒像是撒娇一样的鬼脸,虽然知道金迟钝得要命,不太可能是害羞跑走,但格瑞还是忍不住往这方面去想。

刚才那个吻大体上应该是嘉德罗斯强行做的,因为这两个人根本不熟,格瑞也一直尽量避免金和嘉德罗斯接触,这种行为应该只能引起金的反感。情敌不仅幼稚而且还傻,格瑞完全相信金是会选择他的,虽然他们目前还是友情大多数。

但是棘手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你对他做了什么?”嘉德罗斯没有阻拦金的离开,对他来说他离开的时机刚好,因为他有必须确认的事情,“格瑞,你知道吧?”

“你指什么?”格瑞冷淡地回应,刚才那一下嘉德罗斯是肯定确认金就是失踪的新娘了,而且……

“灵魂契约。为什么金的身上没有灵魂契约?你其实什么都知道吧?”嘉德罗斯啧了一声,“卑鄙小人。”

“随意安排他人的命运才算是卑劣行径。”格瑞把烈斩重新抬起来,目光里涌上杀意,“这份不属于他的命运,理应被斩断。”

“你是什么东西?”大罗神通棍爆发出金亮的光泽,嘉德罗斯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神吗?不过是个小偷罢了——渣渣。”

“那么你呢?”
昏暗的楼梯间里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格瑞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赝品。”

tbc.

 
评论(15)
热度(449)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