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8)

*本章瑞不足注意
*7 9

“终于成功了吗!?”

嘉德罗斯在营养液中沉浮,浅蓝色的液体黏连着把他包裹起来,头昏昏沉沉的,四肢如灌了铅一样沉重。眼前不仅有难以逾越的粘稠液体还有一面厚重的玻璃,嘉德罗斯下意识地想抬手触碰,但手臂像有千钧重般的不听使唤,最终只是微微动弹了一下手指。

耳边传来几声欢呼,嘉德罗斯费力地睁开眼,金色的眼瞳在营养液中淡淡发亮,他察觉到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容器里,而容器外面是一群身着白衣戴着口罩的怪人。

其中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摘下口罩,笑着伸手敲敲容器外壁说:“这可是圣空星努力了几个世纪的结果啊——”

“神”诞生了。

“那可多亏了新娘。”另一人接过话头,指指另一个生长瓶里还在沉睡的孩子,“折翼的神明落魄流离于世,最后的受益者只会是人类啊。”

……什么神明?……新娘?

嘉德罗斯脑中思绪混乱,他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过去,另一侧的生长瓶引起了他的注意。金发的孩童蜷着身体安稳地睡着,恍惚间嘉德罗斯似乎能看到对方身后伸展开只属于天使的洁白羽翼,柔软的羽毛包裹着孩子小小的身体,透过重重营养液看上去是淡淡的蓝色。

那是天使吗?

意识被冲散,嘉德罗斯痛苦地皱着眉,胸口如有重石一般让他呼吸困难。

外面的研究员不知按下了什么开关,一声尖锐的“滴”声过后,强烈的困意涌上嘉德罗斯的大脑,他最后遥遥望了一眼那个金发的孩子,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轶散的记忆在梦境中断断续续地拼凑起来,嘉德罗斯的思绪被无数记忆碎片填满,头痛欲裂地从梦中惊醒。他抬头看了眼黑板,发现还在上物理课,冗长的梦境在现实中只是短短一瞬,他想起刚才课间格瑞说的那两个字,再想到格瑞转身离开的冷漠背影,瞬间烦躁得想杀人。

那时候他站在楼梯间布满灰尘的地面上愣住了,无法反驳的无力感攫住他的神经,让他一步也迈不起来。

赝品,他确实是赝品啊。

神的仿造品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成为神的,嘉德罗斯很清楚这一点,这个梦让他意识到他一直以来的认知存在着纰漏,因为他的记忆并不完整,而格瑞显然知道这一切。刚才楼梯间的对话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格瑞在向他透露自己的筹码——他也许知道嘉德罗斯并不知道的事情真相。

再怎么完美也不过是人造的仿品,称神前必须缀上一个伪字。嘉德罗斯捏捏眉心,所有的事情瞬间脱离了他的控制,他以为他比格瑞领先一步,但格瑞的反应告诉他并不是这样,他的身份暴露在情敌眼前,可是他自己却对情敌一无所知。

九岁前的记忆模糊不清,格瑞反倒像通晓一切似的胸有成竹,嘉德罗斯怀疑过是格瑞把金偷走的,但时间对不上,十八年前就被盗走的新娘不可能是格瑞的手笔。但无论怎么样,当年的事一定和格瑞或多或少有点关联。

金发少年的样子在脑海中浮现,嘉德罗斯直直盯着前方出神,脑子里都是对方的样子。金站在光芒里冲他微笑,白光将他的发稍染上柔和的光泽,他眨眨天空色的蔚蓝双眼,单纯的模样让人心动万分。

金不知道新娘的事。

嘉德罗斯最终作出这样的结论,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和金为数不多的相处过程,金对他的态度始终是退避居多,换言之他根本不是能让金信任依赖的人。那如同玩笑一般的婚礼对金没有任何影响,灵魂契约也被格瑞不知用什么方法消除,他们两个现在还只是陌生人。

挫败与嫉妒在内心缠绕着滋长,嘉德罗斯阴沉着脸。

我要……把他夺回来。

tbc.

 
评论(5)
热度(389)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