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0)

*9 11

“金,我喜欢你。”


一触即分的吻里融着潮水般溺死人的温柔,格瑞和金依旧保持着非常近的距离,银色的发丝甚至还落在金的脸颊上。

金愣了两秒,回过神来脸都红透了:“格格格瑞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格瑞少见地笑了,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人一旦笑起来那威力简直堪比杀人,金知道格瑞在大众眼里是个非常非常帅的酷哥,就算在他看来、以一个男性的角度去看也是这样。现在帅哥薄唇轻抿微微一笑,他们俩的脸之间只有两公分的距离,金的心忍不住怦怦直跳,头也越埋越低,不敢直视格瑞的眼睛。

告白的话语来得太过突然,三分钟前金还在纠结嘉德罗斯和格瑞之间的感情问题,就在午休的时候他还被嘉德罗斯给强吻了,但这一切都不如格瑞一句简简单单的“我喜欢你”来得有冲击力。

金的脑子不笨,他知道一向严谨的格瑞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何况格瑞的语气坚定又认真,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这荒唐的几天,发现最初在训练场撞见格瑞和嘉德罗斯的“求婚现场”基本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两位当事人根本什么事都没有、也根本什么话都没说。


……好丢人啊。


想到自己那时候还冲着格瑞挤眉弄眼让他去哄哄嘉德罗斯——天哪,他应该知道他们关系有点僵的……

“没关系,金,所有的事都会回到正轨的。”格瑞像是看透他心中所想般地开口说道,他安抚性地揉揉金后颈翘起来的金毛,话语中似乎还带着什么猜不透的信息,“那是一切本来该有的样子。”



从大脑深处涌出的模糊记忆在这一刻将金包裹,格瑞的话像是一把钥匙,锁在灵魂之下的宝盒轻启,泄露出一部分潜藏的内容。金感到格瑞的身影正在离他远去,他身处在一个白色的空间里,脚底是柔软的绒毯,有轻柔的羽毛落在金的面颊上,但一伸手又什么都触碰不到。

“金,我喜欢你。”耳边又沉沉地回响起这句话,金迷茫地眨了眨眼。

是格瑞吗?但好像哪里不同……

身体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身后有人轻轻拥了上来,对方的发丝落在金的颈间,他亲亲金的耳朵,声音里带着一点无奈和无尽的爱意:“不要怕,我会陪着你的。”

“诶?”金侧目看去,在一切消散之前只来得及瞥到对方落在他肩头的一缕长发——

是熟悉的银白色。

“愣着干什么?”发小的声音将金从毫无根据的幻境里拉扯出来,格瑞摸了摸金的头,看着他满脸的纠结和不好意思,“金,不用为难。”

金还在想刚才那个梦一般的白色空间,回过神来才意识到他似乎和格瑞靠得太近了,他现在被诸多难题困扰,疑问得不到解答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眼前的格瑞才是最大的问题。

怎么办?怎么回答他?

说实话金也完全没想明白他和格瑞之间的事,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想过,现在回过头看看他也太依赖格瑞了,“朋友”这层窗户纸薄得一碰就破,而现在格瑞先迈出了这一步。

后颈又开始发起热来,灼热的感觉让金更加烦躁,脸色也越来越红,其中一半是因为害羞,还有一半是因为尴尬和犹豫不决。金踌躇了半天正想开口打破平静,谁知外头客厅里突然炸开一声摔门的巨响,紧接着格瑞的房间门也被敲响。

“喂渣渣,你在里面吧?快给我开门!”

糟、糟了,是嘉德罗斯!

金明显看到格瑞脸色一沉,慌乱之下连忙抓住格瑞的手:“不要开门!”面对格瑞已经够让他发愁的了,还来一个嘉德罗斯……况且现在误会解开了,从格瑞对嘉德罗斯的敌意就能看出来那个不可一世的圣空星的王储应该也……

天啊……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格瑞一眼就看出金在紧张些什么,但不开门是没用的,对那个暴力自大狂来说破坏一扇小小的宿舍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还不想因为在宿舍斗殴被处分。

“没事的,金。”格瑞揉揉金的掌心,伸手拉开了门。



tbc.

 
评论(11)
热度(289)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