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瑞金/花刺(2)

*1 3


金最终还是知道了。

格瑞醒来的时候躺在白色的床铺里,一睁眼就是冷色调的天花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不刺鼻,但也不好闻。

右眼的钝痛让那半边神经都麻木到失去知觉,细细的绿色嫩芽蜿蜒着舒展着占据了一部分左半边视野。格瑞坐起身,还没来得及回想自己究竟是怎么到医院里来的就注意到病床边一撮小小的金毛。

金本来扒拉着床沿睡得正酣,格瑞坐起牵扯到棉被的时候把他惊动了,金毛抖了抖,金晃着脑袋抬起头来,眼里还装着迷茫。

“格瑞你醒啦?”金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慵懒,他努力眨了几下眼让自己清醒了点。平常明里暗里关照他的发小现在卧病在床,现在倒是换他来照顾他了,“要不要再躺一下?”

“不用。”阳光穿过帘间落在格瑞的脸上,那株小小的绿芽在阳光下欢快地展开叶片,恣意向阳生长。格瑞垂着眼伸手碰触已然失去知觉和视觉的右眼,刻意避开金关心且探究的目光。

“我没事。”他欲盖弥彰地补充了一句。

金发现了。

他会问吗?

关于这个近乎无解的病毒——关于格瑞究竟在爱慕着谁。

这么一瞬间格瑞觉得自己无法面对金,他太过干净和单纯,那种清澈的目光给他一种能一眼望到底的错觉。再强大的元力也无法抵御金独有的这份柔软,格瑞甚至有点惭愧,在金看来他应该就是在刻意隐瞒自己的病情吧?金会难过吗?

病房里的气氛陷入沉默的僵局,空气沉重而又凝滞。格瑞捂好从心底冒出来的愧疚和秘密被发现的慌乱,不动声色地往金的方向瞥了一眼,没想到直直望进那双天空蓝的澄澈双眸。

金在看他。

目不转睛、神色严肃,金发少年认真的样子让格瑞心下一紧,紧接着他就听到金的声音响起来,少年的音色十分清亮,只是平常活泼的语调添了几分严肃:“真的吗?格瑞?”

格瑞的眼睛非常好看,这是金早就发现的事。那是幽幽的紫,不深也不浅,但远远看去总能让人觉出来自深渊的冰冷。格瑞总是喜怒不形于色,一张没有表情的俊美面孔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这种时候似乎只有他的眼睛偶尔会在面对金的时候流露出几分不同之色,虽然都是无奈的神情占大多数。

然而现在本居住着紫色眼眸的眼眶里却生长出花朵的嫩芽,格瑞的右眼浑浊破败,几乎被完全毁掉,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他的左眼也看上去无神了许多。金回想起刚才医生说的话,这种无药可医的病毒,似乎只有爱情才是它的解药。

开什么玩笑?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这种毒简直像神明恶劣的恶作剧,无理得要命。

但是格瑞的痛楚是真的。

那时候格瑞拄着烈斩跪倒在地,往日充满强大力量的躯体因疼痛而痉挛颤抖,以至于等到金跑到他面前,他只来得及说出一个“金”字就陷入昏迷。

这样脆弱的格瑞,金是第一次见。哪怕是童年刚认识的时候格瑞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那双被冰霜覆盖的紫眼睛里充满着凌人的倔强,他满身伤疤,但却像孤高的狼王,浑身都是凶狠又残忍的气息。



“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吧。”之前问诊时医生检查了一下格瑞的右眼,叹了口气说,“没救了,你看看他的眼睛。”

金凑上去看了看,仔细看进去发现格瑞的眼球里已经生满了细细密密的根,那些根脉缠绕在一起形成死结。依靠正常的医学手段,除非把格瑞的右眼球摘除,否则根本没办法处理。

“摘了也没用,病毒还在他体内。”医生摇了摇头,“先输点抗生素吧,等他醒过来你不如问问他有没有爱慕对象。”



爱慕……对象?

金回想医生刚才说的话,看着格瑞沉默的样子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格瑞……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tbc.

 
评论(6)
热度(84)
卡文了 不定期掉落1551

请勿转载

感谢每一个红心推荐和每一条评论,有时候会不知道如何回复,但是非常谢谢你们❤

⚠杂食!不会都产出但是推荐混邪,请善用推荐屏蔽

·

在买到小英雄粘土人之前我都是流泪托马头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