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埃金/ABO/意外事故-续6

*5 7



身体如同浸泡在密封的深水鱼缸里,黑色和幽蓝挤进眼中交织在一起,在视野里形成没有焦点的一滩。气泡从嘴边逸出,水流分汇间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头顶的白光越来越远,身体越来越沉。金下意识地想张口呼救,但一张开嘴涌进去的却是无尽的潮水,窒息如约而至。金手脚冰凉地放弃了挣扎,脱力地闭上眼。

……分明没有人来救我。

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埃米的房间里,金感到胸口沉闷得如压重石,呼吸困难让他的意识还处于模糊状态。他茫然地坐起来按按胸口,一口气顺进肺里,不适感稍稍消退,头脑也清醒了几分。

房门虚掩着,门外似乎有人在说话,听不真切。

理智渐渐回笼,手里还残余着捏过纸张的感觉,金握了握拳,手中空空如也。

他绝对、肯定已经看到了。

说实话,金一开始甚至想偷偷把那份资料藏起来或者扔掉,也许埃米迟早会知道,但他希望那一刻晚些来比较好。已经得到的东西不愿放手,反而贪婪地想要对方的一切,身、心——肉体、灵魂,每样都要,每样都想紧紧拥进怀里。

真是太坏了,明明什么立场都没有。

金口干舌燥,翻身下床想出门倒点水喝,身体有些提不起劲,轻微摇晃着慢慢行走。越靠近门外面的说话声音就越清晰,金一个激灵,放下了正要转动门把的手。

是埃米的声音,他似乎正在打电话。

“您什么意思?”Alpha的声音里夹着半分薄怒和不耐烦,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些什么,他气愤地反驳了,“我的事情用不着您操心吧?我早就说过我不需要家族替我安排Omega,我也根本不在乎您的继承权,请您自己收好吧!”

埃米语气不善,多年来的家族规矩被他弃置不顾,电话那头的长辈是个再顽固不过的人,他也没打算和对方好好讲道理。他的眼神锁着放在桌子上的那叠报告,眉头皱得更深。

毫无征兆,毫无预告,莫名其妙就送来这样一份文件,到底有什么意思?打算先斩后奏?

电话那端安静了一会才重新开口,中年人的声音响在埃米耳畔:“听说你最近和一个Omega走得很近?”

死一般的沉默。

埃米还没有想好是否要让金去面对他的家族,那东西是隐于夜色里的庞然大物,一不留神就会将过路人吞吃入腹,连骨头都不剩下。

金是该生活在光里的孩子啊。

哪怕家境困窘也还是整天那副活泼开朗的样子,生活拮据但每天却过得高高兴兴,在他身上简直像是找不到阴暗面似的,永远迎光而上,像个小太阳。

“……嗯。”埃米轻轻地应了一声。

“匹配度如何?”长辈的语调平平,简直像在谈论什么公事,“测试过了吗?”

金躲在房间里,耳朵贴着门板,想极力听清埃米说的话,但是埃米“嗯”了一声后就开始沉默,他甚至都觉得埃米已经挂电话了。金失望地直起身,手脚冰凉地准备回到床上躺着,转身的时候却又听到埃米冷冷的声音:

“哪怕匹配度只有百分之一,他也是我的。”

Alpha攻击性的话语一字一顿传到金耳朵里。

“你敢动他试试。”



tbc.

 
评论(8)
热度(90)
摘下星星送你🐴
摘下月亮送你🐴

本质暴躁猛男
你捶我一下 小心我干死你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