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埃金/ABO/意外事故-续7

*6 8


“可笑。”长辈冷笑一声,似乎也并不动怒。埃米知道对方一直就是这种性子,对这句短短的嘲讽也不置可否。

“三天之内把你和他的匹配度报告送来。”两人沉默着对峙半晌,到最后还是电话那头先发了话,张口就是命令的语气,“其余的事延后再说。”

埃米皱着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里就传来一阵忙音,是对方先挂了电话。

埃米从小就不是什么坐得住的性子,往好里说是阳光活泼,在家族那些不苟颜笑的长辈眼里就成了顽劣捣蛋。小时候挨罚是没少过,姐姐艾比一边心疼一边又好气又好笑,总是点着他的额头或者勒着他的脖子数落。

领完罚按例是又臭又长的说教,埃米是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但他从来不在乎这些。长辈的诫训左耳进右耳出,出了静室又是一条好汉,威严在他这里没什么作用,那位长辈也该清楚。

但对方还是下了命令。

精明又狡猾的大家长明白他现在有所顾虑,不能像从前那样一个人受了罚就了事。

金。

他必须保护他。

小说电视剧里有太多爱情被家族阻挠的故事,埃米以前总是笑话艾比看点老套路电视剧都能被感动得哭出来,他没想到的是他未来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如果两个人因为这种东西分开,那未免也太脆弱、太可悲了。

——他绝不放手。

身后的房间门咔嚓一响打开了,温热柔软的躯体在埃米作出反应前就贴了上来。Omega的体型没法与Alpha相提并论,金从后面只能松松地环住他。

“金?”埃米愣了愣,“都听到啦?”

“嗯。”金吸吸鼻子,声音被衣服闷得变形。Alpha的后背宽阔而又温暖,金是第一次主动抱上去,埃米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这是他喜欢的人、他爱的人、他的Alpha——这么优秀,这么好。

金蹭蹭他,不想松手。

金听到埃米轻轻笑了,Alpha牵着他的手把他拉到面前,温柔的吻落到金的唇上。舌头顺势闯了进来,舌尖相触的时候金忍不住一颤,晕红爬上脸颊。埃米不满足地加以索求,唇舌碰撞间升起难以言明的欲望,漫长而又极致温柔的吻几乎让金窒息,分开时他的唇瓣上都是晶亮的水渍,带着半分红肿。

“老师,该休息了。”

Omega的身体软得不像话,轻飘飘的一把就能捞起来,埃米想是之前发情期太过劳累,金才会这么没精神。他一手托着金的背一手搂着腿弯轻而易举就把金抱起来,缓步回到卧室。

埃米小心翼翼地把金放进床铺里,替他盖好绒被,像是在保护一件易碎品。刚才金衣服都没穿好就跑出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感冒?想到这里他出去倒了杯热水又进来,把冒着热气的水杯送到金的嘴边。

“喝点热水吧。”

金像个孩子似的顺从地叼住杯口,埃米稍稍抬手,温热的水流慢慢流进金的嘴里,见喝得差不多了才把杯子移开。这一下没控制好,细细的水流从金的唇边流下去,直滴到敞开的领口、落到Omega白皙的胸膛。

埃米连忙伸手去擦,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按在金的胸口,把几滴清水抹开了。手下的肌肤光滑柔软,埃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连忙把手抽了回来——他明明想让金好好休息的,可刚才却又忍不住意马心猿了。

“好了,睡吧。”埃米若无其事地把杯子放到床头,站起来正准备出房间去不打扰金睡觉,他感到有一股小小的阻力,扭头一看,金这捏着他的衣角。

“埃米,你的耳朵好红呀。”金说。

“啊、这、这个是……”

“不要出去了,埃米。”

身后的衣角被攥得更紧,Omega的声音撩得他心里痒痒的。

“陪陪我。”


tbc.


还有挺多剧情没写……总觉得10章完结不了呜呜

 
评论(1)
热度(75)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