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4)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  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长篇不慢热 继续回忆杀

*3 5


金直到第二天才从迷迷糊糊的梦境中醒来,梦里有花有草,有金色长发的姐姐笑着搂着他唱歌,身下是柔软的绿地,夹着零星的白色小花,两人被头顶参天古木投下的树荫笼罩,周围都是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但是头顶忽地砸下了一个东西,直直撞在他额角,撞得他脑袋生疼,暗红色的鲜美果实滚落在地,金抬起头,望进一片紫色的汹涌汪洋。

雷狮……哥……哥……

九岁的男孩儿只来得及断断续续地喊出这个名字,顷刻间乌云掩住阳光,云层间雷光大作,暴雨倾盆而下,身后的姐姐凭空消失。

金眼角带着委屈的泪花惊醒,天色显然已经破晓,天光从离床不远的帘间泻进来,照亮房间一隅。一切如镜花水月般散去,他孤零零地睡在柔软的大床里,身边空无一人。床大得不像话,金只有从被子里爬出来,把身体伸直才够得到床头的灯,温暖的昏黄灯光亮起,他注意到坐灯开关上细小的暗纹,那是雷王家的徽记。枕边摆着有半个他大小的狮子玩偶,看来这房间有被精心布置过。

男孩儿的小脑袋里只记得昨天和卡米尔哥哥还有雷狮哥哥一起玩象棋游戏,金在卡米尔的指导下胡乱移动黑白棋子,每次落子都被雷狮毫不留情地吃掉,一边还捏他的脸嘲笑他。后来?后来他就睡着了,小孩儿的生物钟很早很准时,后来估计也是雷狮拎他到这个房间里来的。金还有些对他粗暴抱法的模糊印象,少年的手臂箍得他生疼,金当时恨不得咬这个蛮横的坏蛋哥哥一大口。

“姐姐?”金试探着、并且无助地叫了一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金有些怕了,畏畏缩缩地就这么光着脚跳到柔软的地毯上。地面不凉,但金的心却渐渐冷却了,他刚刚小跑到门口,便听见锁芯转动的声音,顿时脱口轻快地喊出一声“姐姐”。

“错了,是哥哥。”门外的少年身姿挺拔面容英俊,但说出的话却把金打入冰窖,“你姐姐早走了,乖乖起来吃饭。”

雷狮蹲下来轻而易举地把小孩儿扛起来,作势就要往床上扔:“穿着这点儿下床不冷啊?”

“姐姐……走了?”金愣愣地环住了雷狮的脖子,少年颈后的碎发有点扎人,落在他的手臂上刺刺痒痒的。一想到姐姐就这么离开了,金忍不住又模糊了视线,豆大的泪珠一颗颗往下掉,转眼眼眶鼻头红成一片,看上去煞是可怜。

又来?雷狮心里暗叫不妙,他最难对付的就是小孩儿的眼泪,何况这孩子一哭起来能把人心都哭化,一对水汪汪的蓝眼睛眨巴眨巴,泪水就扑簌簌地落,直把他的衬衣都浸湿。

这小孩儿被宠坏了吧?

雷狮狠狠心把金扔到床上,开始给他换衣服。开玩笑,再闹腾早饭都凉了,到时候卡米尔又得用一种带着半分谴责的眼神看他,早知道这么麻烦,干脆叫卡米尔来喊他就好了……

金被蛮力压制着得动弹不得,但却仍旧拼命挣扎着小胳膊小腿,嘴里只有呜呜咽咽的哭声。这么一看简直跟他雷狮做了什么坏事儿似的,天地良心,他分明只是想把小孩儿逮起来好好吃个早饭。

雷狮奋斗了一刻钟,勉强替金穿好白衬衣和背带裤,鞋袜实在套不上去,雷狮也不勉强。他一把金抄起来,抱在怀里就想走,谁知小孩儿挣脱了他的束缚反而哭得更凶,嗷呜一口凑上去咬住了雷狮的左肩。

“嘶——”雷狮皱着眉才把金扯开,“哥哥伺候你换衣服,你就这么对我?太伤心了。”

金一瞬间察觉到把他拥在怀里的人是个无法反抗的暴君,金揉着湿漉漉的眼睛,上气不接下气地抽噎道:

“坏蛋……”

“嗯?”雷狮拍了拍金的小屁股,语气危险。

“坏蛋哥哥呜呜呜……”金怂了,自从五岁起就没再被打过屁股,难道今天竟然要被这个坏蛋……

但是雷狮似乎意外的好满足,他捕捉到金说出来的哥哥两个字,并没有在意前缀究竟是什么。少年把小孩儿搂得紧了些,哼着小调伸手拉开了卧室房门。


这是金在雷王家的第一个清晨,从此以后,没有姐姐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tbc.

下一章回到现在进行时~

 
评论(4)
热度(105)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