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5)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4





休息室的门没有关严,金不轻不重的两下叩门就把它敲开了。

演出终了,PIRATES的四个成员歪七扭八地倒在沙发上休息,只有卡米尔的坐姿还算规矩。雷狮交叠着长腿摆弄手机,不知在看些什么,手指刷刷移动得飞快,脸上到还是平常那样的面无表情。

“哟,来啦?”帕洛斯率先打了个招呼,他是一向知道雷狮有这么一个未成年“弟弟”的,少年有向日葵朝阳那样的灿金色头发,有一对湛蓝如洗净天空如清澈浅洋的眸子,带着孩子气般的幼稚可爱和乖巧,却染着青少年的青涩与成长。

雷狮这样的人,做什么事都光明正大,哪怕坏事也是堂堂正正想做就做,就比如他会在数千人潮中把头巾像绣球似的扔到金手里,仿佛当众宣示主权。帕洛斯当然知道雷狮对这个小孩儿打的是什么主意,狡猾的狐狸第一次同情被狮子看上眼的猎物,发自内心地点了根蜡烛。

“那雷狮老大,我和佩利就先走了。”帕洛斯一把拽起还处在状况外的佩利,这兄弟三个气场又强气氛又尬,彼此间的氛围让人觉得误入了什么迷之大三角,而实际上卡米尔只是常规性沉默。只有佩利不明所以地嚷嚷:“哎?诶???不再玩会儿??”

帕洛斯不动声色地扯扯嘴角,冷笑着推着佩利出门。

好玩是好玩,可别把自己坑死了。

雷狮对二人的离开不置可否,紧接着卡米尔也开了口:“大哥,我去店里看一眼。”

“这么晚了?”

“嗯,收工。”卡米尔在市区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甜点屋,因其独到的口感大受顾客欢迎,同时也出售各种饮品,常常要营业到深夜才打烊。

雷狮点点头表示理解,金朝卡米尔挥了挥手,轻声说了一句路上小心算是告别,然后抬脚走到沙发近前,把手里的头巾扔过去:“你的,下回别乱扔。”

“哪里乱扔?”雷狮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
那对藏着野兽的紫瞳微微上抬锁定住金,嘴角逐渐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明明很准。”

“你……!”金耳根有点发热,这个男人总能说出些露骨又让人脸热的话,偏偏金脸皮薄,一听到就红脸。雷狮看着少年泛红的耳垂,在心底低低笑了声真好逗。

休息室外的骚动渐渐平息了,想来是演出终了后已经散场,雷狮把手机装回裤袋里,站起身把头巾扔在沙发上:“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这么晚了你想走回家?”雷狮知道他还在不好意思,不由分说地拽着金就走,“到时候别说哥哥虐待你啊。”

“你又不是我哥哥……”金被雷狮拽得踉跄,十几步之后才适应他的速度。男人的手捏得很紧,紧到他根本挣不开,只能被动跟上,在他背后小声嘟囔。

金自从小时候第一天叫了那两句雷狮哥哥之后就再也没有叫过雷狮哥哥,九岁的小孩儿心里这个高大的哥哥虽然长的好看但是坏得要命,总是喜欢捉弄他欺负他,于是再怎么样也不肯喊出哥哥两个字。这让雷狮颇为遗憾,但是小孩儿坚持得很,无论如何也不肯叫哥哥。

雷狮一把把金推进车里,一手按住金的胸口一手替他绑安全带,然后干脆利落地关上门,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就像猛兽将猎物拖入巢穴,从此之后只能被啃食被吃干抹净,再也逃不开。

“你干什么……”金没什么好气,但语气也很弱。他根本想不通雷狮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这男人的一切举动都更像是随心所欲而为,让人觉得他是在开玩笑,做什么都不认真。

“带你飞。”

这三个字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短促有力。雷狮一脚油门,十分钟后就驶到郊外空无一人的公路上,他渐渐提了车速,敞篷的暗紫色跑车如一头发狂的雄狮在午夜的郊区公路上飞驰,劲风从两侧灌进来,吹得金风中凌乱。

“你找死啊——???”

金抓着副驾驶左侧的扶手,手指快要抠进真皮车座里,狂飙的车速让他心脏砰砰乱跳,这话喊出来简直带着气急败坏的味道,瞬间就被风刮走,吹散在空气里。

车速快得让人觉得下一秒就要离地,雷狮听到金的话,发出一声浅薄的轻笑,金抬头怒视他,反而被男人套着紧身衣的劲美上身吸引。

……靠。

金在心里嘀咕。

车速慢慢减了,重六十迈的时候雷狮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路,话语间掺杂着说不分明的味道:“哪里舍得。”

金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闻言突地顿在原地,脸颊又渐渐爬上红晕,好在夜色已沉,车内没有开灯,这份莫名的悸动才得以隐藏在黑暗里。



tbc.

 
评论(5)
热度(135)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