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1)

*10 12



大罗神通棍气势汹汹地架在门口,格瑞一开门就刚好对上它。嘉德罗斯接到雷德的短信就匆匆往这边赶来,他早该想到的,对金来说比起他显然是格瑞更加重要,哪怕命魂相连的是他们,哪怕他未来的王妃一定是金,那个阳光过头的傻小子眼里恐怕只有朋友,而他嘉德罗斯,显然不在朋友之列。


嘉德罗斯蓄了一肚子的火气,大罗神通棍微微前倾,直直逼上格瑞的头颅:“你找死吗。”元力涌动,澎湃咆哮着顺着大罗神通棍的柱身飞贯而去。格瑞没有闪躲,反而伸手把棍子一端用力握住,黄绿两色的元力光芒就在大罗神通棍上相持相抵,最终在一阵微妙的波动后化为虚无,到底还是束手束脚。

金只觉得后颈一阵灼热,又见格瑞和嘉德罗斯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他连忙上前阻止。大罗神通棍横在门前,他只能硬着头皮站到两人中间,一边底气不足地说着别打了别打了。

格瑞一把将金拉到身后,俨然保护的姿态。银发少年那副冷峻的眉眼上仿佛结了一层霜,话语间都悬着锋利的冰凌:“宿舍斗殴,想被处分?”

“你管我?”嘉德罗斯言语带刺地回击,“还有,少对我未婚妻动手动脚。”

“……未婚妻?”金捕捉到三个字眼,甚至怀疑自己耳背听错了。但嘉德罗斯理直气壮地瞪着他,那双夺目的金色瞳眸中散发出来的视线灼热得能将他洞穿。金叫苦不迭,他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位圣空星王储,一个来自偏远矿星一无家世二无背景的平凡人怎么会跟圣空星未来的王扯上什么不明不白的关系?何况现在嘉德罗斯莫名给他安了一个“未婚妻”的迷之设定是怎么回事?

王储殿下,您霸道总裁看多了吗?

“啧。”嘉德罗斯冷冷瞥了一眼格瑞,他就知道金这家伙神经大条,估计到现在还没发现后颈的契印,格瑞就更不可能点破,反而还不知用什么手段将灵魂契约的灵魂疼痛人为抹去了。

“在这儿,”他指指后颈,“好好看看你这儿有什么。”

格瑞来不及阻止。金拉拉卫衣下摆,转身就着宿舍的衣镜看了一眼,漆黑的五角星明晃晃地盘踞在金后颈那块白皙的软肉上,显得尤为明显。金愣愣地伸手去抹,还当是画上去的涂鸦,但皮肤都快磨红了也没见契印掉色,一时间脑中闪过许多念头,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嘉德罗斯的神色,悄悄把那是不可擦墨水的想法丢掉了。

“这到底……”金徒劳地揉搓几下无果,只好垂下手。他再迟顿也注意到这个印记和嘉德罗斯左眼下方的那个一模一样,此时正微微散发着热度,告诉他他和这位圣空王储果真有什么斩不断的关系。格瑞脸色阴沉得难看,金偷偷看他一眼就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格瑞似乎又生气了,这对金来说实在是一件很苦手的事,因为格瑞在他面前分明都一直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因此无论是格瑞突然的表白还是此时沉沉的脸色,都是新奇得不行的事物。

哪怕低着头也能感受到来自嘉德罗斯的灼热视线,金缓缓移动目光,一不当心就和那双金瞳对望,那双眼睛里几乎像是有明艳绝伦的骄阳,源源不断地散发着光和热。不知怎么的金就回想起前几天做的那个窒息又温暖的梦,他置身在冰凉的海底,但他前方却展开了一条充满光芒的长路,路的尽头有人拿着如火的花穿着白西装等着他,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面孔,但金却直觉那个人应该是金色的,那是如同璀璨阳光一样耀眼的金色。

“三号训练场。”格瑞冷冰冰的话打断了金的神游,银发少年冷漠地松开握着大罗神通棍的手,幽紫色的眸子里萦绕着幽幽冷意。

嘉德罗斯知道这是迎战的意思,契印之类的事又被他抛到脑后了,毕竟只有铲除情敌之后才能好好想办法让金开窍,他冷笑着冲着格瑞一抬头:“走?”

“啊?喂?我的意思不是让你们换个地方打架啊?!??”眼看着两个人前脚后脚出了宿舍,金走了两步和坐在客厅悠闲喝茶的雷德对视一眼,然后又快步跟了上去。

雷德把茶杯一搁,深藏功与名。



tbc.

 
评论(11)
热度(243)
摘下星星送你🐴
摘下月亮送你🐴

本质暴躁猛男
你捶我一下 小心我干死你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