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4)

*13 15



“诶……实战考核啊……”

金歪倒在宿舍房间的床上,双手举着终端和格瑞视频通话。难得格瑞主动打电话给他,他还惊诧了一下几乎要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结果格瑞一张口就是校联考的事情。

嘛……确实是好学生格瑞的作风。金是那种从来不会刻意认真学习的人,在读书方面始终都是采取自由放任政策,毕竟书本实在对他没什么吸引力。而格瑞正相反,银发少年无论对什么事情态度都非常端正认真,金在他身边也没法多放飞自我,一是金自己觉得有种莫名的不好意思,二是被格瑞那双幽幽沉沉的紫眼睛一看,他就马上举手投降了。本来四处乱飞的风筝一下子被收住了线,金到最后成绩倒也没差多少,一路考进了这所一流的凹凸学院。只不过最近半个学年格瑞没怎么管他的学习,金就又有些沉不住气了。

“队友是谁?”格瑞无奈地问,看表情就知道金绝对没有好好学习,“今早应该下发了分组名单。”

“那张纸上写着101……可是我不知道是谁?”金尽量让自己的态度变得诚恳一些,“积分系统离教室太远啦!”

“101?”格瑞皱了眉,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记忆回溯到那个占卜社的下午,黑发少女端着闪着红芒的水晶球笑得一脸狡黠:双倍的命运线缠绕着你——

为什么偏偏是星月魔女?她具有那份真实的、足以看穿命盘的能力,而且看上去就不像老实本分的样子,如果她对金说了什么的话……

“怎么啦?”

终端对面的金满脸的好奇和疑问,显然是对实战考核完全不了解的样子,估计上午的课程也没好好听吧?格瑞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能说出什么责备的话,他看着金发少年躺倒在柔软的床铺里,把软被压出些微褶皱,金发在被面上铺散开来,在头顶打着细小的卷儿。

最终格瑞在心底叹了口气,不咸不淡地道了声“好自为之”就掐断了通话,分明是非常冷漠疏离的话语,可他的样子更像是提出一个忠告,隐忧和担心都藏在下面。金抱着终端还没反应过来,手下不小心一松,终端啪叽一下砸中正脸。

“好痛——”金把终端掀到一边,揉着鼻子皱着脸闷闷地想着,格瑞果真生气了啊。




*



嘉德罗斯正在和圣空星王通话。

“总算肯接了?”屏幕是暗的,终端显示屏里里只传出圣空星王低沉的声音,那语调就像一个慈父在责备叛逆的孩子,带着些许无奈的味道。

今日课程一结束来自圣空星王的通话就接二连三地来了。嘉德罗斯本来就和这位王没话讲,又正为校联考组队这事烦躁,干脆地挂断关机没去理会,结果蒙特祖玛和雷德齐齐找上门来,一人拿着一个终端让他接听。

“有事?”

“有王妃的线索了。”圣空星王察觉到嘉德罗斯语意不耐,干脆地抛出了他最感兴趣的话题。

“线索?什么线索?”嘉德罗斯心下一跳,他刻意向王隐瞒了金的事情,金身上有契印的事情除了他照理说只有格瑞知道,而格瑞根本不可能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因为那等同于把金拱手相让。嘉德罗斯毫不怀疑一旦圣空星王知道了这件事,圣空星马上会不问缘由地派人把金逮回去完成另一半婚礼,在这种他和金还不熟的情况下,简直是一刀把他的追妻之路拦腰砍断了。

“先遣队穿回来的讯息,说是在某个行星发现了类似王妃的气息。”谎话张口就来,圣空星王的声线平稳得让人看不出端倪,“非常强烈,我想很快就能找到他了。”

“那就等你找到了再来烦我。”嘉德罗斯在心底冷笑,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如果在知道金有契印之前说不定他还能信一信,但现在真王妃金就出现在他身边,怎么可能又在什么行星上?他伸手想把通话挂断,嘴角还带着嘲讽的笑意,“还有别的事吗?挂了。”

“没了,”王从善如流,“据说校联考快开始了,考试加油?”

又是这种让人反胃的鼓励!!

这个生理意义上的父亲总是做出这种类似于出于“父爱”的举动,明明是那么冷血残酷杀伐果决的君王,却非要假惺惺地做出那副样子……

嘉德罗斯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果断挂了电话。

圣空星王高坐王座之上,面前的终端已经退出通话界面自动返回了主页,这位高高在上的王若有所思地扶着下巴,最终微微笑了:

“看来你已经找到他了啊,嘉德罗斯。”


tbc.

终于可以开始考试了()
嘉嘉和爸爸打腚话,瑞瑞和心上人打腚话
可怜嘉嘉(bushi)

 
评论(8)
热度(179)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