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6)

*嘉德罗斯的场合

*15 17






“嗯……”金战战兢兢地应声。

距离越来越近了……嘉德罗斯每靠近一步他都能感到细碎的元力在空中流动,强者的威压让他本能地想要逃避,可是一旦被那双灼灼燃烧着的灿金色眼眸锁定,金发现自己竟然两腿发软、动弹不得。简直就像是坠入陷阱中的脆弱猎物,连挣扎都做不到。

“喂!你、你别再过来了!”金朝嘉德罗斯大喊,“过了界线就算你违规!”他突然想到租借训练场的规则,校园条例规定租赁者是没有权限在超出预定的范围内活动的,一旦违规行为被核实,将会扣除大量积分作为违约金。可怜的小猎物寄希望于此,出口的话也变得理直气壮了许多,但是当他对上嘉德罗斯的眼睛,金又忍不住浑身颤了颤。

没看错的话……那是……兴奋?

但是那气势分明是要上来把他打一顿!金就算再傻也已经看出来这个金毛自大狂根本不在乎那点违约金,似乎打他一顿才是让对方觉得舒心的事。金欲哭无泪,这个情况下刚掏出终端大概就会被嘉德罗斯破坏掉,他有心向格瑞发消息求救也做不到,况且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冷战期……难道挨打已经不可避免了吗?金的脑子里千头万绪绕成一团,眼里只有嘉德罗斯一步步逼近的身影。

嘉德罗斯挑挑眉,看着小家伙紧张得不行的模样忍不住又将笑意扩大了几分。他敛起刚才因过度兴奋而忘记收起的气息,终于走到离金只几步之遥的地方。大罗神通棍覆着元力重重地落下来,在训练场那已施加过防御结界的原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不深不浅的坑。

金紧张得心弦都快绷断了,面前的人是全校公认的暴君,以他的实力对上嘉德罗斯怎么看都只有被吊起来锤的份。

……可恶!金咬咬牙,不管了,先下手为强!

“矢量冲击——”察觉到脚步声已然停止,金猛地抬手,企图把蓄势已久的金色箭头抛出去。然而嘉德罗斯的速度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快,在金抬手的短短几秒里就动用元力飞快移到了他面前,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温热的手掌将金的手整个紧紧裹住,金眼睁睁地看着金橙色的箭头在交握的手里一点点碎裂,最后化作无法凝聚的元力碎片弥散在空气里。暴君仍旧捏着他的手不放,气氛突然一下子暧昧起来了。

“你、你想干嘛!”嘉德罗斯的脸一点点凑近,金连忙从愣神中恢复过来,抽出手拼命挣扎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救命啊,刚才嘉德罗斯不会是想……亲下来吧?金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脑子里都是先前那个逼仄的楼梯间角落金发金眸的圣空王储和他双唇相接的画面,然后自然而然地穿插进了格瑞在宿舍亲吻他的记忆,两幕景象轮番交替着闪现,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当然是训练。”嘉德罗斯的笑简直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他后退几步,手执神通棍站定,“来吧,白痴。”

诶?金愣了愣,不远处的嘉德罗斯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动作,正好整以暇地盯着他。什么叫「来吧」?让我去找死么……金腹诽了一阵,看着嘉德罗斯的动作不知为什么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对了!这分明是实战课程的时候老师的指导动作,在一对一时意味着一个「已准备」的状态。

那么……金不知为什么突然get到了嘉德罗斯的意思,这个自大狂是想指导他的实战么?是了,毕竟在自大狂和暴力狂这类的贬义形容词之外这家伙还是校榜排名第一的首席,金差点就忽略了这一点,看向嘉德罗斯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

嘉德罗斯竟然会主动想要指导他……怎么看都很诡异吧?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对方的眼神已经含着几分等待长久的不耐。金讪讪地摸摸鼻子,他确实很需要一个强者来指导他,就算是为了校联考临时抱佛脚也是好的,嘉德罗斯身上的标签一下子从自大变态目中无人进阶成了良师,金总觉得这局面哪里有点怪怪的。

……说不定嘉德罗斯也是个好人呢?



tbc.

 
评论(6)
热度(186)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