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瑞金/花刺(3)

*2



病房内的气息几欲凝固,格瑞愣了愣,垂下眼避重就轻地答:“为什么这么问?”

“可是这个病毒……不就是……”金纠结地组织语言,恋爱的话题让他有些难以启齿,他一张脸都憋红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出口,“就是喜欢上很难在一起的人才会……”

淅淅沥沥的疼痛涨涌上来,浅绿色的嫩芽在空气里静默,根须交错纠缠着盘踞在眼底,格瑞甚至能察觉到它们正在生长,茎脉直触灵魂。破体而出的绿色植物是难以掩藏的爱慕之心的证明,如此昭然欲揭、迫不及待地呈现在他所中意的人的面前。

柔软的蜜语在格瑞舌尖转过一遍又一遍,最后他收紧手指,说出的话已经把糖分过滤了个干净:

“是。”

金发少年的笑容有点干,分明之前医生早已经下了诊断书,可是当他的发小面无表情地点头承认的时候,他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最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亲密的家人——瞒着他一个关乎生死的秘密,宁可自己沉默着受苦,也不肯对他吐露一个字。金看一眼就知道了,格瑞根本没想把事情告诉他。

“那、那……”金不知该说什么好,他本应该是这世界上最了解格瑞的人,可是现在他俩之间横亘着一条鸿沟,两个人分别站在两端,一个背着身驻足不前,一个站在边缘无法再进一步。

“格瑞不想说的话我就不问了……”元气少年连金发都耷拉了,语气里有些委屈,“我本来想这么说的。可是格瑞,再这样下去的话,你的病会越来越严重的!然后、然后就会……”

「死。」

被扼在喉咙里的字眼让人恐慌,但是当事人无动于衷地抿着唇,看上去并不为之所动:“没事的,金……我会找办法……”

“怎么可能没事啊!!”会被讨厌也好、被冷落也好,金已经全部都无所谓了,那可是他的发小啊,最最厉害的格瑞,他一直崇拜憧憬着的对象——

“我知道格瑞很厉害,可是因为这个病毒死去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先不说到底有没有解药,解药有没有效果、你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还是个问题,为什么不能把事情告诉我呢?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扛着呢?得病毒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吧?说不定早一点努力就能早一点找到结果呢?”

少年的话带着软软的哭腔,一个字一个字地砸进格瑞心里:“我、我知道我很没用,可是我是在担心你啊——格瑞大笨蛋!!”

门砰地关上了,病房里只剩下一个浅浅的呼吸声,格瑞把手捏到骨节泛白,片刻之后才渐渐放松下来。

好险,差点就忍不住……伸手替他擦掉眼泪了。

清风携着花香卷进病房,吹散了薄薄的消毒水味,绿色的茎叶在名为爱情的养料里盘旋生长,而那颗砰砰跳动的炙热的心,还不曾停止悸动。

你在心跳些什么?

格瑞有点发怔地把手按在心口。

你想毁了他吗?

你想让他和你一样背负那么多痛苦、承受那么多伤痕吗?

不,我不想。

我不想害他,也不想就这样去死。

快想啊,快思考啊格瑞,你要怎么办?

tbc.

 
评论(7)
热度(32)
卡文了 不定期掉落1551

请勿转载

感谢每一个红心推荐和每一条评论,有时候会不知道如何回复,但是非常谢谢你们❤

⚠杂食!不会都产出但是推荐混邪,请善用推荐屏蔽

·

在买到小英雄粘土人之前我都是流泪托马头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