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7)

*嘉德罗斯的场合

*16



“呃啊!”

后背与地面零距离接触的震痛感让金忍不住痛呼出声,金色的箭头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支离破碎,由双向箭头组成的疾走滑板落在一边,发出重重的一声。

“嗤,还是太弱了。都三天了还没点长进,渣渣就是渣渣。也不看看多久就校联考了?想挂科?”

是的,这已经是嘉德罗斯“陪”他训练的第三天,嘉德罗斯并没有教金什么华丽炫目的特殊技能,反而抓着基础的元力掌控对他进行魔鬼训练。大部分时候都是嘉德罗斯大爷似的靠着大罗神通棍站着,随意抬手就挥出几道元力打乱金的飞行轨迹,然后金——就像这样,手忙脚乱地栽到地上。

你是魔鬼吗?

金抓了抓汗涔涔的头发,呲牙咧嘴地躺在地上揉腰,再这样下去本事没练好,伤倒是攒了一身……

他偷眼去瞄嘉德罗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偷懒,结果一抬头就对上正主灿金的眸子,吓得金一个哆嗦。紧接着嘉德罗斯就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简直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你、你想干嘛……”金有气无力地躺着哼哼,不知为什么这个自大狂最近总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但是下手又没有半点手软,搞得他对这人的举动有点神经过敏。

“你还想躺到什么时候?起来。”嘉德罗斯伸手戳戳金的额头,然后用力一把把人提了起来,“耽误训练可是你自找的。”

金皱着脸拍拍裤腿,一边用小小声咕哝着“我根本不想练”和“嘉德罗斯神经病”,一边认命地把矢量疾走召了回来,踩上去腾空而起。

——充实、甚至说,满足。

嘉德罗斯当然听到了小家伙的嘀咕,对此作出的反应只是在心低轻轻笑了一下。与金相处的三天比他想象中的要更愉快,尤其是这么大一个训练场,遥遥相对的只有他们两个,没有任何别的干扰因素。换句话说,这里是他的主场。

暴君懒得考虑情敌干什么去了,毕竟连金这个发小都没什么表示,再往细处一想,两个人是不是吵架了?闹矛盾了?那希望他们永远都别和好算了。他恶劣地想,要是他现在去瞒着金把格瑞干掉,那……

“嘉德罗斯!!我成功啦!”矢量疾走在空中划出圆满的弧线,金发的傻小子站在箭头上朝嘉德罗斯挥手,语气里都是难掩的开心,“快看我快看我!”

为什么这家伙一直能这样呢?

明明比他弱上几百倍,在训练里被他反复折腾捉弄,却还能在这种时候对他露出这种单纯的笑?

契印在左眼下发着热,指尖一触及就能接受到暖意,这就是他们两个连结的证明。

你也感觉得到这份温热吧?你也清楚我的感情吧?

嘉德罗斯攥紧双手,骨节发出声响。

绝不放你走,我的新娘。

tbc.

——
不他不清楚你的感情x

 
评论(13)
热度(160)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