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瑞金/ABO/我不是想和军官先生谈恋爱我只是想吃苹果鹅已(1)

Attention:*Alpha格瑞(29) X  Omega金(17)

*退休军官和小孩(?),背景是星际

*提前预警:后文会有因发情期到来而不得不**的R18

*2



[0%]


入伍的第十一个年头,多事之秋。


格瑞在一场战役中被破釜沉舟的敌方绕后袭击,那枚特制银弹穿破了机甲的外壁护甲直直扎进他的身体里,这位年轻的军官几乎与死亡擦肩而过。漫长的昏睡过去,苏醒后格瑞暂停了部队的活动,入住了一家边境医院。


边缘星的条件并不好,何况是一颗刚从敌方手里夺回来的边缘星。一切都像经历过一场浩大的灾劫,经受苦难的人们脸上带着苦笑颤抖着双手祈祷明天会变好,然而现实仍旧是现实。医院附近不远处就是一片贫民区,贫穷困苦的阴影笼罩在居民的脸上,而在这样一个偏远矿星,短期内想要让经济水平回到正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格瑞入住的是一家早前的战地医院,由于战场需求,这家医院的医疗条件已经是这个星球上的最高配置了。好在格瑞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并不是很高,每一位战士在军校培训时期就早已学会如何适应环境。


在病床上平安躺了两个星期之后才总算能下地走动,期间有很多当地住民来向格瑞表达慰问。安逸的日子如水一般静静淌过,格瑞十一年来第一次享受到这份属于普通人的清闲,战场上沸腾的热血逐渐平静下来,这是他曾在战火纷飞中梦想过的生活,如今因祸得福,竟有种白日梦般的不真实感。


今年格瑞已经二十九岁,再度过十二月份的生日就是三十岁。不少同龄士兵都早已结婚嫁娶,毕竟生活在九死一生的军营里,儿女情长有时候反而是最好的疗伤药。他此次受伤严重,即使经过疗养之后再上前线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考虑到格瑞作出的贡献,军方将给出优厚的补偿待遇,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想好未来的路怎么走。


信息素的气味不受控制地在病房内弥漫开来,格瑞皱了皱眉,反手从抽屉里摸出一支抑制剂对着血管扎了下去,淡淡的奶香随着针管的推进慢慢消散,格瑞长舒了一口气。


是不是易感期快到了?



[5%]

打开南面的第二扇窗户,吹进来的风就恰到好处能让人感到惬意。这个除了几套病床加床头柜的基本配置之外没什么其他家具的小病房一旦被阳光和风充斥,就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温暖。窗外是医院的花园,格瑞是第一次在这颗星球上见到如此生机勃勃的场面,一有空闲就会去花园里看看花草——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心情安定。


阳光明媚的周日,格瑞照常去看望了一下花园西角长得不错的几株新生儿。等到太阳转至天空中央,气温攀升到了一个令人不舒服的高度时,格瑞已经离开花园回到住院楼里了。


空气里有一阵香味。


Alpha对信息素非常敏感,更不用说格瑞还是个需要随时保持警惕的军人,这个Beta数量占总人口95%以上的星球已经很久没让他闻到过除自己以外的信息素的味道了。轻、柔,带着难以言明的香气和诱惑力,情不自禁地引人靠近……难道是Omega?在这种地方?格瑞在属于自己的那间病房前停下,转动门把手前轻轻一愣。


这间本应该只住了他一个人的房间里,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5.5%]

打开门前格瑞心里想的是:哪里来的Omega?


而打开门后铺面而来的香甜味道让军官大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大脑空白,回过神来心里也回荡着[好香、好甜]这几个字。军校训练时期的Alpha预备兵为了战场上不被信息素影响,都参加过Omega信息素抵抗课程,格瑞当然也不例外。那时候的优等生格瑞以最顶级的S+级通过Omega信息素抵抗类考试,在冰冷的考场里独自一人对着极尽甜美的Omega信息素模拟器冷眼相看,完全没有任何被引诱发情的迹象。这件事甚至一度成为整个学院的头号新闻。


格瑞努力回想了一下当年考试时接收到的信息素,发现跟眼前这个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真正的Omega甜起来哪是机器能比的,何况这只是这个Omega睡着时候不小心漏出来的一点点。


是的,擅闯进他房间的Omega正抱着他的枕头并在他的床上睡得正香,身上穿的那套病号服疑似是格瑞之前挂在墙上的备用件,手里拿着一个从当地居民送的果篮里抠出来的苹果,只啃了一口。


未免也太嚣张了点?


格瑞靠近几步,看清Omega的容貌,是那种可爱的类型。Omega的金发湿漉漉地落在床面上,看上去是洗了没吹干的样子,睫毛很长,皮肤很白,睡着的样子乖到不行,整个人除了他自己的信息素味之外还充斥着薰衣草香——那是格瑞搁在浴室的沐浴露的味道。


这个Omega是什么意思?吃他的穿他的用他的睡他的,这是想干什么?



勾引我?


格瑞得出结论。


tbc.



格瑞:勾引我?

金:不是,没有,真不是

 
评论(9)
热度(370)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