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瑞金/ABO/我不是想和军官先生谈恋爱我只是想吃苹果鹅已(2)

*Alpha格瑞(29)x Omega金(17)
*星际背景注意
*1




[10%]

经历过战事的男人总是与众不同,而那些首都星的闺房小姐们似乎格外贪恋这种受过战争洗礼的男人,用她们的话来讲,枪林弹雨之下的男子气概是普通人一辈子也磨砺不出来的。

格瑞这种级别的军官再加上天生的容貌加分曾一度成为那些大小姐们争相爱慕的对象,每次出于公事参加宴会就能闻到混乱的Omega信息素味,几次三番下来不仅没感受到一点传说中Omega信息素的香甜味道,反而因为信息素太浓而有点犯恶。讲句实话,勾引过他的男人女人BetaOmega数不胜数,只是这么清新脱俗的还是头一个。

格瑞在床边轻轻坐下,不自觉地伸手把Omega一头湿漉漉的金发揉得更乱,金色的发丝摸起来像被打湿的鸟羽,柔软且温暖。Omega看上去还是个孩子,眉眼间甚至还带着青涩的稚气,大概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绝对还没有成年。格瑞如梦初醒般地迅速把手抽回,Omega香甜的信息素轻而易举地破坏了Alpha铜墙铁壁一般的防线,致使他做出不该做的逾矩行为。

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碰到可以称之为是甜美的Omega信息素味道。

格瑞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病床上的金发少年似乎被他的小动作惊动,松开枕头转了个身,结果正好磕在格瑞撑在病床上的手臂上。

“嗯……”Omega软软地哼了一声,迷糊间抱住格瑞的手臂嚷道,“姐姐早上好……再让我睡一会嘛……”

姐姐?

格瑞脸上有点挂不住,急匆匆地把手臂抽出来,一抬眼就看到刚醒过来的Omega瞪着蓝汪汪的大眼睛见鬼般地看着他,表情甚至可以称之为惊恐。

“对、对不起!!”Omega向床的另一边挪了挪,小心翼翼地看看格瑞再看看手里的苹果,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叼着苹果抓起床边的脏衣服跳下床就想跳窗逃走,但是他没想到床那边坐着的男人是令敌军闻风丧胆的指挥官格瑞,结果他半只脚还没迈出去就被男人捞了回来,一把重又扔回床上。

——碰到铁板了。

Omega瑟缩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松了口,红彤彤的苹果掉下去,圆润地在床上滚了几圈,最终落到地上。他露出一副惋惜又委屈的表情来,似乎损失的不只是一个苹果。

“你是谁?”格瑞问。他注意到争执间掉在地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还带着补丁,看样子被暴力地反复洗过好多次,边缘都起毛了。

这个孩子……难道是医院周边贫民区的?

“呃,我叫金,你、你好呀……”金发Omega小心翼翼地瞄了格瑞一眼,垂眼看向床铺。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空气里似乎有一股淡淡的甜奶香味,虽然是最柔软的气味,但这时候却裹挟着莫名的压迫感。金想起很久以前姐姐说过的话,难道面前的这个人是一个Alpha吗?如此一想他更加害怕了,壮着胆子勉强把自己慢慢缩到床角。


金和姐姐秋从小就生活在登格鲁星上,这颗偏远矿星很早就落入敌方手中,敌国看中这颗小星的矿产资源,强征当地居民开采矿山,凭苦力劳动取得衣食。金当时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秋又是个小女孩,劳力有限,于是贫民区就成了他们的归宿——这里是被所有人遗弃的地方。

姐弟俩辛苦地长大,直到秋分化为Alpha后情况才有所改善——性别天生的矫健和智慧为她带来了不少好处。可就在这个时候,金出人意料地分化成了Omega。分化发生在一个朝阳初升的清晨,身为Alpha的姐姐秋第一个敏感地闻到了弟弟的信息素味道,甜美的气味昭示了一切,她的弟弟成为了一个应当受人保护的Omega。好在这颗95%Beta人口的星球内Omega的数量极少,秋立即找到军事医院里好心的丹尼尔医生请求他帮忙,随后金就靠着抑制药片生活到了今天。

[金,]他还记得姐姐握着他的肩膀,眼神坚定又柔软,她说,[如果你闻到了让你感到压迫力的味道,一定要远离那个人。你的气味会让易感期的Alpha发狂,然后……总之不许靠近那种人,知道了吗?]

压迫力……

是这种感觉吗?

金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他。银发的成熟男人在床边坐下,哪怕穿着普普通通的蓝白条纹病号服也充满着绝顶魅力,就像、就像他之前不知从哪个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娱乐小报上写的那个形容词一样——绝世好A,是这么说的吧?

浅浅的奶香味漫出来,金有点发愣。他第一次闻到这么甜的Alpha信息素,和姐姐说的那种带着攻击性和刺激味道的品种完全不一样,但是微妙的压迫感确实存在,否则金差点就要把对方误认为同类了。

味道这么甜的Alpha是真实存在的吗?

“金。”沉默片刻的Alpha似乎也上下打量了他一通才重新开口,“我是说,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tbc.

金:这Alpha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评论(8)
热度(266)
摘下星星送你🐴
摘下月亮送你🐴

本质暴躁猛男
你捶我一下 小心我干死你

当前墙头小糸侑 她太太太太可爱辽❤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