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瑞金/欲得(二)

*龙瑞凤金 凤凰相当于一个Omega(?)
*世界观魔性 慎点

*咦我怎么还没写到簧纹

[二·莲花(1)]

金被烛龙们的训导弄得晕头转向,勉强才把这一本厚书的重点几节读完。规矩倒是没记进去,满脑子反而都是想着最前边烛龙姐姐说的那些话,金混混沌沌,一面不知凤大所言是真是假,一面又想要相信凤族——毕竟那里是他的家,他不信凤大会那样信誓旦旦地欺骗他。

“还没准备好?殿下已经在准备启程了,还不快侍候公主沐浴更衣??”铃铛声丁零作响,少女一把推开殿门,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喊道,“安神香点了没有?合欢酒准备好了没有?这么久的时间你们就教公主认了个规矩?我都说了见礼之后的事情让我们公子来就好...

瑞金/欲得(一)

*设定魔性,世界观混乱
*银龙瑞x凤凰金
*凤凰可孕,大写R字,小孩子少看
*困了,簧纹明天再说()

[一·大婚]

阳春三月,正是气温回暖万物复苏的时候,人间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让人好生欢喜。

龙族公子与凤族公主大婚的日子,就挑在这个时候。

龙乃神兽,龙族传承了上古神龙的血脉,这个几乎主宰妖界的种族与生俱来便高贵且富有。暖暖阳光落在龙族招摇的十里红毯上,隐约可以照见其间编进的金丝,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红毯两边驻守着青龙卫,个个身着青黑色的金属盔甲,手里的长枪上却都无一例外地系着喜相的红色缎带,在微风里上下飞舞。

不多时,龙族接亲的龙辇就将带着使命从这红毯离去,把凤族最珍贵的公主接...

瑞金/ABO/我不是想和军官先生谈恋爱我只是想吃苹果鹅已(2)

*Alpha格瑞(29)x Omega金(17)
*星际背景注意
*1


[10%]

经历过战事的男人总是与众不同,而那些首都星的闺房小姐们似乎格外贪恋这种受过战争洗礼的男人,用她们的话来讲,枪林弹雨之下的男子气概是普通人一辈子也磨砺不出来的。

格瑞这种级别的军官再加上天生的容貌加分曾一度成为那些大小姐们争相爱慕的对象,每次出于公事参加宴会就能闻到混乱的Omega信息素味,几次三番下来不仅没感受到一点传说中Omega信息素的香甜味道,反而因为信息素太浓而有点犯恶。讲句实话,勾引过他的男人女人BetaOmega数不胜数,只是这么清新脱俗的还是头一个。

格瑞在床边轻轻坐下,不自觉地伸手把Omega...

瑞金/ABO/我不是想和军官先生谈恋爱我只是想吃苹果鹅已(1)

Attention:*Alpha格瑞(29) X  Omega金(17)

*退休军官和小孩(?),背景是星际

*提前预警:后文会有因发情期到来而不得不**的R18

*2


[0%]


入伍的第十一个年头,多事之秋。


格瑞在一场战役中被破釜沉舟的敌方绕后袭击,那枚特制银弹穿破了机甲的外壁护甲直直扎进他的身体里,这位年轻的军官几乎与死亡擦肩而过。漫长的昏睡过去,苏醒后格瑞暂停了部队的活动,入住了一家边境医院。


边缘星的条件并不好,何况是一颗刚从敌方手里夺回来的边缘星。一切都像经历过一场浩大的灾劫,经受苦难的人们脸上带着苦笑颤抖着双手祈祷明天会变好,然而现实仍旧是...

瑞金/娱乐圈ABO/就算是影帝潜规则也是不行的!(4)

*影帝x十八线小明星
*幼驯染AO
*
3

记忆像是回到多年前温暖的午后,阳光浅浅落在面颊上,有生命般地散发着热度,男孩站在小小的庭院里,被浅绿的新叶包围。紫色的双眼在阳光下仿佛能折射出流光,缀在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里,开出一朵漂亮的紫罗兰来。

金愣愣地站在他对面,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捏了捏男孩的脸。男孩的脸上沾着不知从哪里染上的灰尘,嘴角略微青紫,轻轻扯一下都疼,被金捏了一下之后无表情的架势险些挂不住,差点就呲牙咧嘴起来。

“啊、对不起!”金注意到男孩略显痛苦的表情,连忙松开手,“我不是有意的……”他伸手挠挠脸,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

金发的孩子和他一样站在阳光下,蔚蓝的眼睛里盛着汪洋大海和无边天...

瑞金/娱乐圈ABO/就算是影帝潜规则也是不行的!(3)

*影帝x十八线小明星
*幼驯染AO
*
2 4

传闻山上有一仙,以晨露为饮,以云彩为食,执天赐神权,掌管整座山城的气运。山城座落在南山山脚,是这座陡峭山峰最为平缓的地方,山外围绕着一带碧水,滋养了这偏僻山城的一方人。当地人虔诚,敬山为仙山,尊水为神水,在庇佑之下人与自然相安无事了数百年,直到某一天一位少女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女孩是位求仙者,不顾本地人们好心的劝阻和陡峭的天险执意上了山,这就是她山行的开端。

“哇女主挺漂亮的嘛!好像是那个演《我和神的一千零一夜》的安莉洁?”金蹲在沙发上嗑巴磕巴瓜子,转头问坐在他身边的男主人公,“格瑞你是哪个呀?什么时候出场?”

影帝先生沉默着按着金乱翘...

瑞金/娱乐圈ABO/就算是影帝潜规则也是不行的!(2)

*影帝x十八线小明星
*幼驯染AO
*
1 3

“金,起来帮忙洗菜。”格瑞双手撑在沙发背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一下子把金神游天外的意识拽了回来。温暖的橘黄灯光下,披散的银色长发在男人脸上留下明暗的界限,这张让无数少女着迷的面孔此刻竟有种说不出来的柔和,“还想躺到什么时候?”

这是属于格瑞的温柔,他独一份。

雪松的清澈味道几乎入侵毛孔,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穿上拖鞋抱着靠枕一下子先跑离格瑞三丈远。救命啊,格瑞这个家伙能不能收收他的Alpha信息素?四处乱放荷尔蒙是要人命的知不知道?还好今天早上刚打过抑制剂……

“金?”格瑞疑惑地挑挑眉,随后他就把这当成是金的起床气了,没怎么多想就转身...

瑞金/娱乐圈ABO/就算是影帝潜规则也是不行的!(1)

*影帝x十八线小明星
*幼驯染AO
*算是一个金金成长的故事

*2

月白色的中长发被黑色缎带束起,乖顺地落在肩上。男人微扬着头,露出完美的下颌曲线;他的唇线紧抿着,紫罗兰色的双眼中结着一层令人无法忽视的薄冰,看上去冷酷得拒人千里,却又使人如此欲罢不能。一身手工定制的银白西装恰到好处地凸显了他修长挺拔的身材,男人左手插进裤袋,低垂的眸光恰好落在手腕处的手表上,然后画面一转,标志着手表品牌的字母在屏幕上利落地打出,十五秒的广告就此宣告结束。

无论看多少次都是一样的。

金懒懒散散地躺在沙发上,抱着靠枕盯着手表品牌的logo定格画面发呆。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张冷峻的俊美面孔,金抬手揉了揉发酸的眼睛...

瑞金/花刺(3)

*2

病房内的气息几欲凝固,格瑞愣了愣,垂下眼避重就轻地答:“为什么这么问?”

“可是这个病毒……不就是……”金纠结地组织语言,恋爱的话题让他有些难以启齿,他一张脸都憋红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出口,“就是喜欢上很难在一起的人才会……”

淅淅沥沥的疼痛涨涌上来,浅绿色的嫩芽在空气里静默,根须交错纠缠着盘踞在眼底,格瑞甚至能察觉到它们正在生长,茎脉直触灵魂。破体而出的绿色植物是难以掩藏的爱慕之心的证明,如此昭然欲揭、迫不及待地呈现在他所中意的人的面前。

柔软的蜜语在格瑞舌尖转过一遍又一遍,最后他收紧手指,说出的话已经把糖分过滤了个干净:

“是。”

金发少年的笑容有点干,分明之前医生早已...

瑞金/此生最心动(HB to 四可)

四可老师生日快乐🎂🎂!  @考试可 

全文9k+,一发完
*瑞 →→→→←金←←←嘉,主瑞金,含一丢嘉金,有修罗场,请自主避雷

*之后还有个嘉金番外,会把他俩交代清楚

*试着排查了一下敏感词,但那一段实在看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用图片替代了,希望不影响阅读


/此生最心动/

零·相逢应不识


“……话说西南角那天边有一座火焰山,里头住着个大魔头,这魔头身长九尺七寸,形貌俱佳,只是性恶太过,时常为非作歹……”


茶馆内热闹万分,江南一带的人们内里似乎总是有那点闹腾脾性,平日里看着温文尔雅,兴头起来嗓门却一个...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6)

*嘉德罗斯的场合

*15 17

“嗯……”金战战兢兢地应声。

距离越来越近了……嘉德罗斯每靠近一步他都能感到细碎的元力在空中流动,强者的威压让他本能地想要逃避,可是一旦被那双灼灼燃烧着的灿金色眼眸锁定,金发现自己竟然两腿发软、动弹不得。简直就像是坠入陷阱中的脆弱猎物,连挣扎都做不到。

“喂!你、你别再过来了!”金朝嘉德罗斯大喊,“过了界线就算你违规!”他突然想到租借训练场的规则,校园条例规定租赁者是没有权限在超出预定的范围内活动的,一旦违规行为被核实,将会扣除大量积分作为违约金。可怜的小猎物寄希望于此,出口的话也变得理直气壮了许多,但是当他对上嘉德罗斯的眼睛,金又忍不住浑身颤...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5)

*14 16

格瑞已经几天没去训练场自主练习了。

自从那天他无意中对金说出了那句重话之后,金就如同销声匿迹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过。怎么回事?金分明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击到的类型,平常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更开朗地笑着追上来一边喊着格瑞一边死缠烂打才对……果然还是因为那次告白的影响?还是说……是因为嘉德罗斯?那个目中无人的毛头小子……

寒芒在紫眸深处结成冰,格瑞擦拭着烈斩半晌无语。手边的终端响起新闻推送的提示音,跳出来的推送正是他和嘉德罗斯三号训练场大战的事情,下面的评论区混进来了几个相爱相杀的字眼,看得格瑞冷意更甚。

真恶心。

就算是格瑞也是会真的生气的。

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4)

*13 15


“诶……实战考核啊……”

金歪倒在宿舍房间的床上,双手举着终端和格瑞视频通话。难得格瑞主动打电话给他,他还惊诧了一下几乎要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结果格瑞一张口就是校联考的事情。

嘛……确实是好学生格瑞的作风。金是那种从来不会刻意认真学习的人,在读书方面始终都是采取自由放任政策,毕竟书本实在对他没什么吸引力。而格瑞正相反,银发少年无论对什么事情态度都非常端正认真,金在他身边也没法多放飞自我,一是金自己觉得有种莫名的不好意思,二是被格瑞那双幽幽沉沉的紫眼睛一看,他就马上举手投降了。本来四处乱飞的风筝一下子被收住了线,金到最后成绩倒也没差多少,一路考进了这所一流的...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3)

*12 14


格瑞和嘉德罗斯站在办公室听了整整一个多钟头的训话,教研老师直接把他俩请到了教导处直面教导主任的谆谆教诲。两个人对斗殴事件都没有什么话讲,总不能说是因为感情纠纷?他们两个关系不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打一架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这一次双方都没能收束住怒火,这才把训练场弄得七零八落。

“你们两个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年级第二还能给其他同学带个好头吗?天天就知道打架,惹是生非!!”教导主任严厉地拍拍桌子,“不要以为成绩好就没有顾虑了!你们看看你们把训练场毁成了什么样子!!”

“啧。”嘉德罗斯把目光投至远处,眼前的教导主任还在没完没了絮絮叨叨地讲着大道理,他却满脑子都是少年刚才冲他喊出...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2)

*11 13


金跟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饶是这样也没能赶得上。冲到三号训练场的时候大门已经关了,格瑞和嘉德罗斯出于安全考虑难得意见一致地在门外落了两道元力锁,把金结结实实地关在门外。

强大的元力牢牢锁着门,金召出矢量箭头对着它来回冲撞,半天也不见效果。这样磨下去是根本没法打开门的,金急得满头是汗,干脆用力拍门,一边喊着两个人的名字让他们别打了。训练场里如回应似的传出一声巨响,溢出的元力波动能把人震退,金后退几步才勉强站稳,看着面前恢复平静的训练场,内心惊疑不定。

身为一流军校的凹凸学院训练场设施当然是非常完善的,墙壁四围都设有强力防御场,有抵消元力和削弱声音的效果,无论是隔音...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1)

*10 12


大罗神通棍气势汹汹地架在门口,格瑞一开门就刚好对上它。嘉德罗斯接到雷德的短信就匆匆往这边赶来,他早该想到的,对金来说比起他显然是格瑞更加重要,哪怕命魂相连的是他们,哪怕他未来的王妃一定是金,那个阳光过头的傻小子眼里恐怕只有朋友,而他嘉德罗斯,显然不在朋友之列。

嘉德罗斯蓄了一肚子的火气,大罗神通棍微微前倾,直直逼上格瑞的头颅:“你找死吗。”元力涌动,澎湃咆哮着顺着大罗神通棍的柱身飞贯而去。格瑞没有闪躲,反而伸手把棍子一端用力握住,黄绿两色的元力光芒就在大罗神通棍上相持相抵,最终在一阵微妙的波动后化为虚无,到底还是束手束脚。

金只觉得后颈一阵灼热,又见格瑞和嘉德罗斯...

瑞金/ABO/光(3)

*2

雷德拨了半天才打通蒙特祖玛的电话,格瑞刚想说你不如直接上楼去找人家比较快,话到嘴边又默默咽了下去。口袋里的校园终端接连振动了好几下下,格瑞拿出来一看发现是金发来的短信,看来AB大楼这边的骚动已经混乱到连遥遥相隔一栋楼的Omega宿舍都被惊动了。

金:格瑞你没事吧??那边怎么啦!
金:据说有A分化成O了?真的吗!
金:格瑞?格瑞——你睡了没有啊?我拨视频啦?
格瑞:没事

还没来得及把打下的“不用”两个字发出去,大大的视频通话请求就弹了出来,确认之后格瑞就看着他发小的脸慢慢加载出来,那张面孔上是一如往常的灿烂的笑。

金刚洗过澡。

格瑞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半湿的白毛巾松松垮垮地搭在金的肩上...

瑞金/花刺(2)

*1 3


金最终还是知道了。

格瑞醒来的时候躺在白色的床铺里,一睁眼就是冷色调的天花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不刺鼻,但也不好闻。

右眼的钝痛让那半边神经都麻木到失去知觉,细细的绿色嫩芽蜿蜒着舒展着占据了一部分左半边视野。格瑞坐起身,还没来得及回想自己究竟是怎么到医院里来的就注意到病床边一撮小小的金毛。

金本来扒拉着床沿睡得正酣,格瑞坐起牵扯到棉被的时候把他惊动了,金毛抖了抖,金晃着脑袋抬起头来,眼里还装着迷茫。

“格瑞你醒啦?”金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慵懒,他努力眨了几下眼让自己清醒了点。平常明里暗里关照他的发小现在卧病在床,现在倒是换他来照顾他了,“要不要再...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0)

*9 11

“金,我喜欢你。”

一触即分的吻里融着潮水般溺死人的温柔,格瑞和金依旧保持着非常近的距离,银色的发丝甚至还落在金的脸颊上。

金愣了两秒,回过神来脸都红透了:“格格格瑞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格瑞少见地笑了,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人一旦笑起来那威力简直堪比杀人,金知道格瑞在大众眼里是个非常非常帅的酷哥,就算在他看来、以一个男性的角度去看也是这样。现在帅哥薄唇轻抿微微一笑,他们俩的脸之间只有两公分的距离,金的心忍不住怦怦直跳,头也越埋越低,不敢直视格瑞的眼睛。

告白的话语来得太过突然,三分钟前金还在纠结嘉德罗斯和格瑞之间的感情问题,就在午休的时候他还被嘉德罗...

瑞金/花刺(1)

*魔改花吐症

*2



解开已经变得松松垮垮的绷带,格瑞静静地望着镜中的自己,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从右眼生长出的嫩芽轻轻摆动着茎叶,底下幽紫色的眸子破败而浑浊,格瑞眯了眯眼,努力望过去也基本看不清什么了。他的右眼因为这场异变而几近失明,疼痛如白蚁啃噬般深入骨髓,以至于时至今日,他简直快要习惯这种痛苦。

格瑞握了握拳,他能感到身体里的力量正逐渐被右眼的嫩芽卷走,元力日渐下降,虽然每天流逝的量不大,但累积到最后他一定会被这株植物抽空、彻底变成一具空壳。


把解下来还带着血的绷带随手扔到垃圾桶里,格瑞叹息着重新把另一条洁净的缠了上去,他理理头发,把发带又往下扯了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9)

*8 10

金站在格瑞的宿舍门口,有点踌躇地来回踱步,几次三番想伸手敲门,但最终又放下了。

他和格瑞现在的关系有点不尴不尬,大部分原因大概是因为嘉德罗斯吻他的那件事。金和格瑞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格瑞表面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但金知道他其实非常耐心而且心软。可是今天午休的那个吻在金看来绝对超出了格瑞的忍耐度,当时要不是及时阻止恐怕教学楼都要毁了,自己的恋人与自己的朋友接吻绝对不是可以随便过得去的事。那之后金回到教室满脑子都是格瑞和嘉德罗斯的感情纠葛,课也基本没好好听。

这么多年的发小情谊都快毁于一旦了!!

金反省了三遍,一放学就往格瑞宿舍来了。虽说是嘉德罗斯吻下来的,他只是被动承受...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8)

*本章瑞不足注意
*7 9

“终于成功了吗!?”

嘉德罗斯在营养液中沉浮,浅蓝色的液体黏连着把他包裹起来,头昏昏沉沉的,四肢如灌了铅一样沉重。眼前不仅有难以逾越的粘稠液体还有一面厚重的玻璃,嘉德罗斯下意识地想抬手触碰,但手臂像有千钧重般的不听使唤,最终只是微微动弹了一下手指。

耳边传来几声欢呼,嘉德罗斯费力地睁开眼,金色的眼瞳在营养液中淡淡发亮,他察觉到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容器里,而容器外面是一群身着白衣戴着口罩的怪人。

其中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摘下口罩,笑着伸手敲敲容器外壁说:“这可是圣空星努力了几个世纪的结果啊——”

“神”诞生了。

“那可多亏了新娘。”另一人接过话头,指指另

瑞金/溺海(1)

*海妖瑞x海之国小王子金

“呜哇——空气真好——”

金发少年赤着脚披着浅棕色毛线衣跑上阳台,他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个头小小的,身材也很纤细。少年穿着一件纯白色的丝织长衬衫,下面配一条亚麻色长裤,整个人的样子都干净得要命,像刚从水里捞起来的白色鹅卵石,带着一点灵动和脆弱的美感。他并不习惯穿多华贵的服饰,最简单的衣装对他来说就已足够,但即使他只是这个穿着朴素的样子,却也依旧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举手投足之间的修养与贵气是无法磨灭的,这孩子从小就在皇家礼仪官的教导下成长,如今虽然到了叛逆期,但依旧还是那副尊贵的样子。

少年微笑着深吸一口气然后长长地吐出来,顿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7)

*6 8

格瑞去过金的班级之后才得知金并不在,他立在走廊里,感知到教学楼的另一侧传来淡淡的气息,令他嫌恶的气味和金的气息缠绕在一起,他赶到时就只看到这样一幕。

嘉德罗斯把金抵在墙上,亲吻的画面。

那一刻心比眼更冷,金看到格瑞慢慢垂下眼帘,好看的紫眼睛里面充满了不知名的东西,于是他也回过神似的开始挣扎起来,企图脱离嘉德罗斯蛮横的禁锢。

格瑞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啊……而作为友人他现在却在和对方的恋人……!

金顾不上考虑为何嘉德罗斯会亲吻他,只一心想摆脱现在的局面。格瑞的脸色越来越沉,金满心的愧疚和不安,但是凭他的力气根本挣不脱嘉德罗斯的钳制——这个家伙实在太强了。

一吻完毕,嘉德...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6)

*5 7

那次对决以嘉德罗斯阴沉着脸夺门而出作结。

格瑞本来觉得被金撞见他和嘉德罗斯打架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他和嘉德罗斯关系不好的事情全校都知道,死对头打一架是没什么好奇怪的。话虽如此,但是最近金躲闪的行为越来越明显,下课也不见来找他,这种行为已经持续了快要一周,甚至有继续下去的趋势。

到底怎么了?金?

格瑞停下记笔记的手,有一瞬走神。

战术课上完之后去找他吧。

格瑞在合上笔记本。

*

“金——回魂啦?”

凯莉伸手在金面前晃晃,“上课睡觉,下课又走神,不去找你的发小了?”

金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一阵乱戳,另一只手撑着脸小声嘟哝:“我也不想当电灯泡嘛……”...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5)


*4 6

“格瑞,你觉得凯莉说的是什么意思?”

离开废弃教学楼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渐沉,落日的红光堆满西方天空的角落,恍惚间好像又回到占卜社那个幽暗的活动室,只有水晶球在散发微芒。两个人并肩慢慢往回走,格瑞略偏一偏脸看他,见金还是一脸纠结的样子。

“什么命运线啊神啊什么的,完全搞不懂啊……”

“不用搞懂。”格瑞开口,“本来占卜就没什么可信度。”

虽然凯莉说的大体都是真的。

“也是哦。”金把眉头舒展开来嘿嘿一笑,“凯莉说的那么认真不自觉就相信了……现在想想果然还是她逗我玩的嘛!”

格瑞叹了口气:“笨蛋。”

“喂格瑞!不要总是说我笨啊!”

“课题写完了吗?”

“啊啊...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4)

*本章嘉不足注意

*3 5

废弃教学楼位于学院的偏僻角落,已经很久不被使用,墙面白漆剥落,外部水管边上锈印斑斑,几乎让金想起恐怖片里的标配画面。

金在教学楼入口停住了,从外面看所有的房间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里面像一个封闭的黑暗空间,只有门口透进去的一点光线。

“呜哇……好阴森……”金咽了下口水,“一点光都没有,要怎么找到占卜社的位置啊……”

“是这里吗?”格瑞指出最重要的问题,“这里不像是有社团的样子。”

“诶——但是我是按着占卜社官方论坛上的地址找来的啊,应该不会有错……”金掏出手机确认。

“那走吧。”格瑞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率先走了进去,金打着手机上的手电跟在后面,每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3)

*私设如山 注意避雷

*2 4

一身白西装的嘉德罗斯站在教堂入口,手里捏着圣空星王指示侍女硬塞进他手里的红玫瑰花。他皱着眉,面色不善,几乎是不耐烦地等待那一刻到来。

圣空星王以不允许他再念凹凸学院作为一个威胁手段来逼他就范,而让嘉德罗斯烦躁的是他只能听王的安排,因为实力实在相差太多。在王面前他就只是刚丰实羽翼的雏鸟,而王则是搏击霜雪的猎鹰,根本没有可比性。从小被称作天才的嘉德罗斯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弱小,而弱者是只配被强者踩在脚下的。

“你会成长的,嘉德罗斯。”王最后安慰性地说了一句。

这算什么?

想到昨天不愉快的回忆,嘉德罗斯又有些按耐不住想找人打架的心情,但他...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2)

*私设如山 注意避雷

*1 3


“你说了算也没用。”

嘉德罗斯是被绑回圣空星的。尽管他本人极力反抗,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圣空星王派下来的人,专门只为逮他。嘉德罗斯到最后实在无力阻挡,直接被打包带走。

“你到底想干什么?不是说没找着新娘吗?”嘉德罗斯没好气地看着殿上的男人,嗤笑一声,“新娘都丢了快十八年还没找到,叫我回来有用吗?”

“嘉德罗斯,你还不明白吗?你应该明白的。”王笑了,那是真正属于统治者的笑容,仿佛胜券在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你的新娘总有一天会回来,但在此之前仪式必须进行,即使只有你一个人。”他的声音像圣规与铁律,“这是圣王一族延续的方式,你早...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1)

*沿用军校学院设定(不是很重要),但不是ABO
*嘉金假天降 瑞金假竹马注意
*私设如山 放飞自我系列

*2

嘉德罗斯最近非常烦恼。

这种烦恼具体表现为茶饭不思,上课爆睡,近几次月考惨不忍睹。雷德起初还以为嘉德罗斯到了青春期的叛逆厌学年龄,还唉声叹气地在蒙特祖玛面前感叹这罪孽的十八岁。十八岁的蒙特祖玛坐在食堂冰凉的椅子上,冷着脸给雷德指了条明路。

雷德顺着祖玛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发现老大正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隔壁桌一金一银两个发色闪瞎眼的家伙,手里的筷子都快被他捏断了。
蒙特祖玛:难道你觉得我们的发色很朴素吗。

嘉德罗斯把筷子捏得咯吱响,恨不得爆起把那个正不动声色给金夹菜的...

摘下星星送你🐴
摘下月亮送你🐴

本质暴躁猛男
你捶我一下 小心我干死你

当前墙头小糸侑 她太太太太可爱辽❤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