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5)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4


休息室的门没有关严,金不轻不重的两下叩门就把它敲开了。

演出终了,PIRATES的四个成员歪七扭八地倒在沙发上休息,只有卡米尔的坐姿还算规矩。雷狮交叠着长腿摆弄手机,不知在看些什么,手指刷刷移动得飞快,脸上到还是平常那样的面无表情。

“哟,来啦?”帕洛斯率先打了个招呼,他是一向知道雷狮有这么一个未成年“弟弟”的,少年有向日葵朝阳那样的灿金色头发,有一对湛蓝如洗净天空如清澈浅洋的眸子,带着孩子气般的幼稚可爱和乖巧,却染着青少年的青涩与成长。

雷狮这样的人,做什么事都光明正大,哪怕坏事也是堂堂正...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4)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  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长篇不慢热 继续回忆杀

*3 5


金直到第二天才从迷迷糊糊的梦境中醒来,梦里有花有草,有金色长发的姐姐笑着搂着他唱歌,身下是柔软的绿地,夹着零星的白色小花,两人被头顶参天古木投下的树荫笼罩,周围都是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但是头顶忽地砸下了一个东西,直直撞在他额角,撞得他脑袋生疼,暗红色的鲜美果实滚落在地,金抬起头,望进一片紫色的汹涌汪洋。

雷狮……哥……哥……

九岁的男孩儿只来得及断断续续地喊出这个名字,顷刻间乌云掩住阳光,云层间雷光大作,暴雨倾盆而下,身后的姐...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3)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  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长篇不慢热 继续回忆杀

*2 4

按理说,雷狮应该早就过了做孩子王的年纪,以前一群世家子弟跟在他后面喊老大喊大哥的时候他也并不在意,甚至还对那些小跟屁虫有点儿烦。但是面前这个孩子眨巴着蓝眼睛眼泪汪汪地望着他,轻轻说出那句小小声的“雷狮哥哥”时,他竟然觉得被来自男孩儿的可爱击中了。

好……可爱啊。

雷狮一瞬间愣住了,男孩儿的金发被微风吹得微微拂动,说完话见雷狮久久不答又钻回姐姐身后,看样子有些害怕他这个高大冷漠的大哥哥。

十七岁,叛逆且好动,对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2)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长篇不慢热 大量回忆杀

*1 3


雷狮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哥哥”。

十年前那个有着温暖阳光的下午,姐姐微笑着牵着他到雷王家拜访。两家是旧世交,到这一辈金和秋早早没了双亲,连带着家道也渐渐中落下去,好在雷王家明里暗里没少照顾他们,两个孩子过得倒也不错。如今姐姐秋已经到了外出深造的年纪,显然不再适合带着弟弟到处奔波——把金交给世交的雷王家寄养,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前一天晚上只有九岁的金皱着脸哭了许久,但是姐姐只是温柔地抚摸着他的金发,用手指抹掉男孩子不断滚出来的泪珠,半蹲半...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1)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  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2


金在人群中穿行。

地下通道的空气潮湿又黏腻,高瓦数的白炽灯从上面兜头照到底,刺目得让人反胃。水泥地面上倒是少有的干净,细小的尘埃随着人群的来去起起落落,今天这里格外拥挤,到处都是衣着光鲜的青年男女,携手结伴着走,口里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上一个演出曲目——今天、此处,是地下乐队PIRATES演出的日子。

地下演出没有观众席,所有粉丝都是站着的。年轻人的冲劲让他们在台下狂舞的同时高呼着乐队成员的名字,他们将荧光灯牌举到最显眼的位置,把舞台围得水泄不通,企图让台上的爱豆看到他们。金手里...

雷金/谎论

*其实是记梗混更


贪玩的天使降临人间,肮脏的尘土玷污他洁净的衣角,金钱禁锢了他柔软脆弱的白色翅膀。繁华的王城背后藏着一个又一个贪婪的野望,贵族们精心打造出一个国泰民安的表面现象,暗地里进行着不可告人的罪恶活动。

天使成为贵族手里最具价值的展品,但最近他们比起欣赏价值似乎更要看重他的使用价值。

金发的天使跪坐在暗室的囚笼里,被冰冷笨重的枷锁囚禁与此。皎洁的月光穿过狭窄的天窗落到天使泛着碧波的眼里,他无声哭泣无力反抗,只能等待着明天被送上展台,作为一件商品,被拍卖。

神啊,请听听我的愿望——

天使在神的置之不理中陷入绝望。

直至恶魔到来。

“哟,这不是那个天使小鬼么。”有声音自天...

我佛慈悲



最近墙头在新no.2🐦 他好可爱

咦我怎么mha和凹凸都喜欢no.2呢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