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2)

*私设如山 注意避雷

*1 3


“你说了算也没用。”

嘉德罗斯是被绑回圣空星的。尽管他本人极力反抗,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圣空星王派下来的人,专门只为逮他。嘉德罗斯到最后实在无力阻挡,直接被打包带走。

“你到底想干什么?不是说没找着新娘吗?”嘉德罗斯没好气地看着殿上的男人,嗤笑一声,“新娘都丢了快十八年还没找到,叫我回来有用吗?”

“嘉德罗斯,你还不明白吗?你应该明白的。”王笑了,那是真正属于统治者的笑容,仿佛胜券在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你的新娘总有一天会回来,但在此之前仪式必须进行,即使只有你一个人。”他的声音像圣规与铁律,“这是圣王一族延续的方式,你早就明白了。”

每代圣王都从培养皿里诞生,与此同时培育的还有和圣王基因百分百匹配的“新娘”,王与王妃一起生长,直到成形而后离瓶。他们自己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也同时是互相独一无二的伴侣,基因匹配100%,天作之合。新的圣王就取两人的基因再次培育……

虽然嘉德罗斯不想承认,但殿上那个高高在上光芒万丈的男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他的父亲。

王妃丢失的事件嘉德罗斯直到九岁才被告知,据说是王宫出了内鬼,王妃的生长瓶在深夜被盗走,这之后就再没回来。窃贼手段高明,一丝蛛丝马迹也没留下,甚至以圣空星的手段,时至今日也没有把王妃找回来,但圣王与王妃的羁绊还在,也就是说总有一天两人会再次相遇。

然后一见钟情。

嘉德罗斯还想着远在凹凸星的那个少年,什么宿命、独一无二的伴侣,安排好的事情有一大堆,结果他喜欢上的不是王妃,反而是个来自偏远矿星的小子。

他又想起金把牛奶让给格瑞的事,皱了皱眉。

不对,是来自偏远矿星的傻子。

王看着嘉德罗斯在下面一言不发,还以为他听进去了些,语气也稍稍放缓了:“后天就举行仪式,这两天好好准备一下。”他又补充,“别太紧张,毕竟新娘不在,只是形式主义。”

嘉德罗斯冷冷地抬起头:“别命令我。”

格瑞觉得金最近有些奇怪。

本来是活泼得不行的人,一下子沉默寡言起来就格外让人在意。虽然金每天课间还是照旧来找他,可是消沉的样子却日益明显。

“没睡好?”

是午休时分,金懒懒地趴在格瑞的课桌上,整个人都耷拉下来瘫在那里。听见格瑞的话,他打了个哈欠说:“有点……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做噩梦。”

金把头埋在两臂之间,微微侧过来偷眼看格瑞。

噩梦的内容他总是记不清楚,醒过来的时候惊惧万分,可是一回想又什么都没有。有些什么东西像是被人为强行地剥离开去了,只留下一个淡淡的影子,以至于金什么都想不起来。

只是隐隐约约的,似乎与格瑞有关。

“噩梦?”格瑞皱了眉。

“没事啦没事啦,我现在多睡一会就好了——”金又磕下去了。他也察觉出来格瑞有事瞒着他,比如说每天晚上和嘉德罗斯在训练场不知道在做什么,然后第二天带着新鲜的微小伤痕来上课。

啊,好烦。

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懊恼地闭上了眼睛。

睡着了吧?

格瑞眼神放缓,伸手摸摸金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蹭着他的指尖,他拢了拢手,掌心的金发让他有种捕获阳光的错觉。

金这样聪明,他一直都知道。

最近的噩梦是因为什么,他也知道。

甚至嘉德罗斯的离开是为了什么,他也知道。

秘密藏得太多,但他必须好好藏住,连同眼前这点温暖的光一起藏在心里面,谁也抢不走。

Tbc.

 
评论(13)
热度(540)
卡文了 不定期掉落1551

请勿转载

感谢每一个红心推荐和每一条评论,有时候会不知道如何回复,但是非常谢谢你们❤

⚠杂食!不会都产出但是推荐混邪,请善用推荐屏蔽

·

在买到小英雄粘土人之前我都是流泪托马头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