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嘉金/瑞金-竹马还是天降(6)

*5 7

那次对决以嘉德罗斯阴沉着脸夺门而出作结。

格瑞本来觉得被金撞见他和嘉德罗斯打架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他和嘉德罗斯关系不好的事情全校都知道,死对头打一架是没什么好奇怪的。话虽如此,但是最近金躲闪的行为越来越明显,下课也不见来找他,这种行为已经持续了快要一周,甚至有继续下去的趋势。

到底怎么了?金?

格瑞停下记笔记的手,有一瞬走神。

战术课上完之后去找他吧。

格瑞在合上笔记本。

*

“金——回魂啦?”

凯莉伸手在金面前晃晃,“上课睡觉,下课又走神,不去找你的发小了?”

金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一阵乱戳,另一只手撑着脸小声嘟哝:“我也不想当电灯泡嘛……”

往常课间都在格瑞那里打发了,现在一旦闲下来才发现这一刻钟有多漫长多无聊。倒是格瑞谈了恋爱竟然都不跟最好的朋友提起,而且还是跟那个嘉德罗斯?他们平时都是在三号训练场约会的吗?金越想越乱,墨水在草稿纸上晕透,只留下一个大大的黑点。

“?什么电灯泡??格瑞谈恋爱了???”凯莉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等等等等,金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能搞错什么啊,那天我看见嘉德——”

“金——有人找!”

“谁啊……”金话头被人打断,只好耷拉着脑袋蹭到门口,后颈处突然传来的灼热感觉让他浑身一个激灵,下一秒他就被抓住手腕强行拉走。

拉着他快步行走的男生只留给他一个强硬的背影,但那头金色的乱发却是不能更明显了。

嘉德罗斯??

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因为上次打扰了格瑞求婚吧?他记得在他关上门之后嘉德罗斯就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还好他提前躲在了拐角的角落里,这才没有被发现——要是被发现还不得被痛打一顿?

但是现在还是被这个校霸逮住了。

金左顾右盼,发现常跟着嘉德罗斯的那两个跟班并没有来,还好是这样,不然会死得更惨吧……金在心里给自己祈祷,但愿这位英雄大人有大量放过自己……

“你到底在想什么?”

嘉德罗斯把金带到楼梯间的角落,这是教学楼不常用的东面楼梯,附近都是资料室,很少会有人来。空气里都是尘封的油墨气味,伴着灰尘在这部分空间里缠绕蔓延,金被嘉德罗斯逼到墙角,战战兢兢地开口:“什、什么干什么……能不能先放开我……?”

金指指嘉德罗斯仍旧拽着他手腕的手,嘉德罗斯有一瞬间松懈,金连忙揪着衣袖把手抽回去了:“有什么事吗?”

等等……没有灵魂疼痛?

嘉德罗斯看着自己的手一阵愣怔,刚才为了防止灵魂疼痛,他特意抓了有衣袖的手腕部分,隔着布料的话就无法达成灵魂契约触发条件,对契约“不忠”而产生的疼痛也就不存在了。但是刚才金把手抽回去的时候是明显的皮肤接触,是绝对会被契约判定为逾矩的碰触,竟然没有灵魂疼痛?

左眼下的五角星徽记微微发热,面前金发碧眼的少年垂着头正揉他自己的手腕,灵魂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咆哮,答案呼之欲出。

他伸手触到金后颈处的灼热,抓着领子往外一翻,只见黑色五角星形状的徽记贴在金脖颈处的皮肤上,像是命中注定那样紧密相契——

是新娘的标记。

这个事实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可笑和不敢置信,他那个丢了十八年的新娘竟然会这样降临在他面前——以他喜欢的人的形式。

嘉德罗斯把金按在逼仄的墙角,强硬地压上去亲吻,五角星徽记重逢般发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热度,带着命运的不可抗力,让这一切都得以自然发生。

这是他的新娘……

这是早在十八年前,命运就注定好的事。

嘉德罗斯的舌头毫无征兆地闯入,仿佛不请自来的入侵者。他的鼻息喷吐在金的面颊上,金只觉得浑身发软大脑发热,满脑子都被卧槽和震惊刷屏,失去了反抗的最佳时机。

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正在和身为校霸兼年级第一的天才接吻?等等,那格瑞怎么办——

金惊恐地挣扎起来,嘉德罗斯身后的长廊里有人在靠近,然后他就看到格瑞站在嘉德罗斯身后,眼底是如坠九天寒窟般的冰冷至极。

tbc.

 
评论(17)
热度(555)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