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什

雷金/地下乐队pa/不安定(1)

*年上寄养假兄弟
*地下乐队主唱雷(25)x  学生金(17)
*又名 霸道主唱追妻记☆

*2





金在人群中穿行。

地下通道的空气潮湿又黏腻,高瓦数的白炽灯从上面兜头照到底,刺目得让人反胃。水泥地面上倒是少有的干净,细小的尘埃随着人群的来去起起落落,今天这里格外拥挤,到处都是衣着光鲜的青年男女,携手结伴着走,口里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上一个演出曲目——今天、此处,是地下乐队PIRATES演出的日子。

地下演出没有观众席,所有粉丝都是站着的。年轻人的冲劲让他们在台下狂舞的同时高呼着乐队成员的名字,他们将荧光灯牌举到最显眼的位置,把舞台围得水泄不通,企图让台上的爱豆看到他们。金手里捏着票根,借着身材的优势从路人的夹缝中钻过去,勉强挤到前排。周围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吵得人鼓膜颤动烦躁不已,这些激动到疯狂的粉丝让他皱了皱眉,有些不适。

但当他抬头,目光与台上那个男人相接的时候,世界像是都在这一瞬安静下来。

空气凝滞的地下舞台热得发紧,金伸手摸了摸自己濡湿的金发,脖颈下面汗涔涔的,手里的黑色票根也被汗湿的掌心攥成一团。

舞台上的男人气场迫人,墨黑色的发丝张扬地乱翘着,偏深的幽幽紫意溢满了碎发下那对凌厉的眸子,眸中含着几分如狮子一般兽性的眼神。他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衣,坚实优美的腰线一览无遗;外头是一件极轻薄的牛仔外套,闪着银光的铁饰坠在胸口,被一根黑色细绳扣着,矩形的小铁片在舞台的顶灯下面反射出冷冷的光泽,隐约能看到上面带着纹路,刻着小小的字纹。汗水从男人的下颌滴落,直沿着脖颈滑下去,高傲之人微抬着头,嘴角的笑邪妄肆意,夺目得让人移不开眼。

——这人是天生应该在聚光灯下的,受人追捧、为人爱慕。

耀眼夺目,犹如天神临世。金根本移不开眼,竟愣怔着就这么和他对峙了半晌。男人背后的乐手奏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快节奏旋律,金看到他的兽瞳愉悦地眯了眯,一声浅薄的轻笑从麦克风连接的音响里漏出来,转瞬便被音浪淹没,恍如隔世般的错觉。现场的气氛在急如骤雨的鼓点声中到达顶点,一头金色长发的高大鼓手赤着上身,已然挥汗如雨,白发的贝斯手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吉他手被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所有人都随着音乐扭动摇摆,有些狂热粉丝已经按捺不住地尖叫出声。

男人不慌不忙地举起麦克风开嗓唱歌,磁性的嗓音苏得要命,末句带着一个小小的上扬尾音,勾得人心痒难耐。最后一句歌词伴着最后一声鼓点重重落下,可现场不仅没有沉寂下来,反而是加倍的欢腾和热烈。男人上前几步靠近舞台边缘,抬手往脑后轻轻一拉,黄白色的头巾瞬间松开,落入他手中。他目光带笑地扫视了台下一圈,最终在女性粉丝的欢呼和尖叫声中把头巾掷向了某个方位。男人在舞台上站定,微笑着意退场,全场雷动,无数个声音笑着喊着、一遍遍地重复着两个名字——


雷狮,PIRATES!


那条头巾就在这种热烈的情况下落到了金手里。

雷狮简直像是算计好的,扔得刁钻心机,轻飘飘的织物避开了所有上前争抢它的粉丝,直直坠到了他这里。金抬眼望去,只能看见始作俑者退场的修长背影。手里的头巾上印着一个金色五角星,简直如一颗真正的星辰那样,在灯下泛着朦胧的光华。头巾有少许汗湿,金不置可否地把它攥在手心,转身挤出前排,向幕后的乐队休息室走去。他在心里嘲笑了一下男人有够幼稚,但手里的头巾却紧紧拿捏着,半分也不松开。

烦死了,热死了。

头巾的下摆晃荡着,化为洁白的轻羽搔在他心里,抓不得又扔不得。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麻烦呢。

金一边想着,一边叩响了休息室的门。


tbc.

头脑风暴了一下如果日更到雷总生日就能开车了(你醒醒

 
评论(3)
热度(174)
我系温柔可爱小甜心

我不骂人 只是流泪
© 白什 | Powered by LOFTER